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第一篇 挪亞因信服而稱義捨棄罪惡

 

神選拔挪亞為例

在此我們不是講論挪亞的一切事,也不是講到洪水,乃是指明他在神面前有能力、有影響力的一些特別因素。當時神在所有的人中選拔挪亞而說﹕如果在人中間、有人能有效的說服和勸誘我,那人就是挪亞!我們常常將挪亞造方舟、經洪水的事記在心堙F但我們要知道,那些歷史和後來列祖的事、以及摩西政經制度、君王掌權、先知職事那些舊約的等次和秩序,都已結束。神將整個事體經過考察、一瞥,然後選拔五個人說﹕他們在我面前有能力、有影響力,來說服、勸誘、勝過我!經過很長的時間,神首先題到挪亞說﹕如果我能被人感動,那個人就是挪亞。我必要聽從他。新約說﹕挪亞因著信服神,既蒙神指示他未見的事、動了敬畏的心、豫備了一隻方舟、使他全家得救.因此就定了那世代的罪、自己也承受了那照著信服而來的義(來117另譯)。現在我們來看挪亞感動神的那些因素。

挪亞孤單站在神面前

讀創世記六七章、你發現當時的局面、非常的惡劣﹕神的兒子們(指墮落的天使)與人的女子交合生子(指不倫不類之偉人—Nephilim,新約末後的日子敵基督、大罪人,就是不倫不類之偉人,牠一出現,神的審判就將來到!);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以致神後悔造人在地上,神要將所造的都除滅。在這種全然可怕、敗壞、罪惡、無神的環境中,經上說﹕惟有挪亞在耶和華面前蒙恩。為何原因?第七章開頭神說﹕因為在這世代中、我見挪亞在我面前是義人。

挪亞第一件事、就是在普世之人犯罪、作惡、不義之環境下,孤單站在神一面,反對、捨棄、拒絕一切的罪惡和不義!挪亞這時何等容易﹕(1)受世界罪惡不義之潮流所驅使而流失;(2)既然一切都無望、不可救藥了,神也一無所得,何必持守正義?我一個人持守又有何用?算啦,放棄啦!今日我們常常也是如此。環境太惡劣,局面太敗壞;同事奉的人都是為著自己的利益和前途打算,討好、諂媚領袖;無人站在神一邊、關心神的永遠目的。不是因為地上沒有持守神正義之子民,也不是因為世界各處缺少向神忠貞之基督徒,乃是看見自己的處境,既然大勢已去,我一人不能挽回,放棄了。有時候我們可能接受現實而妥協投降了。在這種死亡、偏離的局面中,有一個重大的問題立刻產生,就是甚麼人甘願孤單站在神一面,信服神、捨棄罪惡、拒絕肉體、活出基督作義、因而在神面前有大能和影響力呢?願神今日在各處都得著這樣的男女!

挪亞未曾有先例

神吩咐挪亞造方舟,神要降雨四十晝夜,洪水要氾濫在地上。自從亞當受造到挪亞,未曾降過雨,都是霧氣從地上騰、滋潤遍地(創26)。挪亞蒙神指示未見之事,意即已往無人造過方舟,無人見過降雨;亦即無先例、無歷史、無經歷!(自然未見之事還有更多的意義、在此不題。)但挪亞動敬畏的心,意即因神是神、不需要憑據、不需要證明,祂吩咐、祂命令,就照祂的話而行。雖然事情都是全新的、未曾發生過的,但絕對相信神、絕對順服神!今日神帶領我們也是如此。這條跟隨主的道路、與羔羊同行、在苦難中學習順從的道路,雖然已往有千萬人曾經走過,但在我們自己的經歷中、有時候覺得全世界無人走過我們所走的路、無人嘗過我們所受的苦!這是神特別愛我們、叫我們個人進入與祂同行之徹底孤單的道路!新約聖經特別題醒我們﹕挪亞因著信服豫備了一隻方舟(來117)!這是說出一個屬靈永遠的原則﹕被神所重視的人都是經歷無先例、無歷史、並與主同行之徹底孤單道路的。

挪亞受長時信服的試驗

挪亞造方舟不是造一個月或兩個月,乃是月上加月、年上加年。一年一年的過去,無事發生,無人注意,無人有印象,無人受影響!神的吩咐、神的命令、錯了麼?何等的試驗!方舟造了一百二十年,實在太長!挪亞長時間的傳道和工作、不能證明其事工是對的、是正確真實的。他定罪當時的世代,把每一個人都擺在審判之下!這種傳道事工不僅不容易而且不受歡迎!然而他不中立、不妥協,他傳義道(原文義的先驅—Herald of Righteousness—彼後25),意即言行一致都是信服神、活出義(基督)來。保羅說到這種義的先驅所傳之道的香氣,對那些拒絕信服者就是死,對那些自願信服者就是活(林後21516)。 今日這種信服神的言行,就是當世人或屬世之信徒、偏離神和祂的目的時,仍持守神的心意、為神主權站住,不妥協、不投降!人雖然拒絕、不理我們、把我們的事奉踏在腳下,但我們不消極、不沮喪,仍積極向前。最終叫偏離者受定罪,叫神的正義得辯明!這是驚人的信服行為!挪亞承受了那因信服而得的義。基督曾一次為罪受死,就是義的代替不義的,祂已完成義的工作,祂受浸(出乎自己的都死葬,出乎父神的都活出來)就是盡諸般的義(參彼前318,太315)。方舟豫表基督,洪水豫表浸水和審判。一切信入和順服基督者、必脫離一切審判。

挪亞的信服為著要來的時代

關於信服神的問題,其中有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為著要來的時代事奉神、盡職事。我想沒有一件事比這事更叫人受試驗。如果我們的事奉能有看得見的果效,在我們活著的時候能經歷和享用,而且能對人清楚證明我們的事奉是對的、是正確的,就我們很愉快的事奉、盡職事!但我們要注意﹕聖經總結一切信心(或信服)的見證人說這些人都是存著信心(或信服)死的、並沒有得著所應許的(來1113)。在此我們就要看見整個信服神的問題,乃是含有某些更深更大的事為著將要來的時代的!

我們在此要強調﹕為著將來時代信心(信服)受試驗。耶利米的原則就是這樣。今日我們奉獻整個生命,花費一切力量,經過一切產難憂傷痛苦,末了很少果效。我們離世歸主、完全沒有看見我們所盼望的。這是主要的試驗。我們究竟到達何種的地步?我們甘願徹底捨棄、消除我們的自己,毫無保留的奉獻與主同行,不要看得見的,專心為著將要來的時代麼?舊約許多見證人都是如此。波斯王古列元年、耶和華為要應驗藉耶利米口所說的話(代下3622),但耶利米活著的時候、並沒有看見。耶利米信服神的事奉不是為著屬地暫時的,乃是為著屬天永遠的!他的生命和工作有屬靈的永存價值!這是我們的試驗,因為我們太注意屬地暫時的,切望在死之前、能有看得見、叫人可稱讚的。但信心的見證人都是存著信服死的,並沒有得著所應許的。挪亞信服神就是為著將要來的時代、而生活而工作。(在此我們要清楚﹕舊約一切都是豫表,神的聖靈是在人的外面作工運行;新約一切都是實際,神的聖靈是在信徒堶惕@工運行。這一切都是不同的。但舊約和新約有一件事是相同的、就是信心或信服。意即達成神的目的者就是相信神、順服神者。舊約信服神的見證人是前瞻的,到基督降世成功救贖,在義者基督堙A與新約信服神的見證人,同得更美之事,而達完全參來1140。今日聖靈時代已近二千年,新約的基督徒都在成為信服神之見證人的過程中!到羔羊婚娶時,神最終目的完全實現,直到永遠!)

我們斬釘截鐵的來看這事。這種信心(信服)乃是開始自大家普遍實際轉離神時、決不投降,而且實際表現﹕雖然只留下我一人為神自己、為神豐滿主權和地位、孤單的站住,但我保有這種信服神也是值得的。神有某些偉大的事、與我孤單為著祂是相聯的。這種信心(信服)是驚人的,是不妥協、不投降,而且是積極、有活力向前的;如挪亞、雖無先例、也無看得見之果效,但繼續造方舟、造了一百二十年,末了洪水(審判)來到。今日也是這樣。如果你我為著神和祂的永遠目的站住、盡職事、傳義道,可能把所有的人都擺在定罪之下,但審判的時間到了,他們將無藉口之理由、也無辯駁之話語!因為在神審判世界之前,祂已經差人傳這義道。意即神不能審判那些無機會聽信義道和無亮光的人。所以到時代的末了,神得稱義、神得證明!這是挪亞的信服。這種信服雖然暫時不叫人感到快樂,但為著帶進將來更大更豐滿而永存的,乃是至要的。挪亞承受了因信服而來的義
這些人都是因信得了美好的證據、卻仍未得著所應許的;因為神給我們豫備了更美的事、叫他們若不與我們同得、就不能完全(來1139-40)。這些話說出挪亞信服之偉大未來前瞻之要素。他與其他的見證人、若是不與我們同得、就不能完全。舊約(律法)原來一無所成(來719)。意即完全乃是屬於我們這個時代的,因為這個新時代乃是﹕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堙]西311另譯)。新約乃是﹕你們已經來到有被造成完全之眾義人之諸靈(來1222-23)。挪亞就是其中之一靈。主耶穌成全諸般的義,挪亞的信服聯結到主耶穌和今日的我們。彼得說,挪亞時代的洪水豫表受浸。受浸就是成全一切的義。一切的義都是反對挪亞當時的人,但一切的義也都是為著持守信服的挪亞!受浸不是挪亞的毀滅,乃是他進入新造生命的途徑。挪亞承受了因信服而來的義!我們也因信服已經來到那些義人諸靈的行列中,一同得完全。他們(舊約信服之見證人)和我們(新約信服的見證人)在基督成全一切義之完滿工作堻Q帶在一起!

挪亞按照信服稱義

在神面前有能力、有影響力、為神所重視的人,第一個強大根據或立場是甚麼?就是﹕按照信服得稱義的根據或立場。這是我們每天可試驗的。不是我們用甜言欺騙神、說服神、改變神,來成全我們所要的。這是完全錯誤的。經中描寫一幅圖畫大祭司約書亞站在耶和華的使者面前、撒但也站在約書亞的右邊、與他作對。約書亞穿著污穢的衣服、站在使者面前。使者吩咐站在面前的說、你們要脫去他污穢的衣服。又對約書亞說、我使你脫離罪孽、要給你穿上華美的衣服。…”(亞31-10)。撒但站在約書亞右邊(權能)與他作對。原因約書亞穿污衣。我們都像不潔淨的人、所有的義都像污穢的衣服(賽646)。當約書亞脫去污衣,撒但受責、退位;今日我們也是如此,離棄罪惡、因信服、穿上基督作義袍,撒但失位。由不義的立場改變為義的立場,這是惟一感動神的因素!

這是非常實際的,何時我們信服神、捨棄一切不義的、出乎我們自己的,完全穿上義者基督、或活出一切是基督的,這是感動神、勝過神的惟一立場。如果我們不站在自己的立場,完全站在基督是一切、這種完滿之義的立場,就我們開始在神面前有能力、有影響力、為神所重視的人。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壹19)。一切的不義都被主耶穌的血對付了。神的立場是信服主耶穌而稱義的立場。撒但的立場是懷疑神、不信服主耶穌之不義的立場。挪亞因信服而稱義,但他的信服是何等的信服受試驗、受熬煉、得證明!願我們在跟隨主的路上,也進入這樣的信服。── 史百克在神面前有權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