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瑪拉基書第四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瑪四2】「公義的日頭出現,其光線有醫治之能。」

在舊約的結語中,日頭出來。樂園的清晨曾經來到,是無雲的一片晴朗,但不久天堂就昏暗了,最後好似完全籠罩起來,只剩了一小片的藍天。在以後的世代中,都是幽暗,但是陽光仍然存在,只是被遮掩起來。陽光的光線仍舊出現。每個項寶貴的應許,每一件嚴肅的預表,每一個聖潔的生命,在超然的美中之中浸淫著。這些好似陽光從人為的罪惡與黑暗的阻擋中仍然射出來。舊約聖徒所夢想願望的,還不及那些多。到了時候,一切預表、象徵、比喻都要相繼實現,有清晰的異象,看見神的面。

我們現在是有明顯的異象,我們儘管前去歡樂吧!我們為神賜給一切的美物而歡喜,我們應表現我們的喜樂,好似初春的羊羔在草原上跳耀歡樂一般。我們歡樂,因為神的愛光照著。我們歡樂,因為黑暗已經過去,真光正在照耀。我們歡樂,因為祂正要再來,好似以前來過那麼確實。我的靈應該醒起,唱詩彈琴歌詠!新郎近了。聽哪,車輪滾動的聲音真洋溢在天空,是了!主耶穌啊,我願你來!──邁爾《珍貴的片刻》

 

瑪四2公義的太陽】「向你們敬畏我名的人,必有公義的日頭出現。」

  不止是現今憤世嫉俗的人這麼說,時不分古今,地不論中外,都認為世界黑暗,嚮往公義和光明。
  只是現實遠不如理想。聖經說:“末世必有危險的日子來到…作惡的和迷惑人的,必越久越惡”(提後三:1,13)。在約二千年前,使徒保羅勉勵信徒說:“你們曉得,現今就是該趁早睡醒的時候,因為我們得救,現今比初信的時候更近了。黑夜已深,白晝將近。”(羅一三:11-12)現在更可以說:“審判的主站在門前了!”(雅五:9)祂只要一舉步,就可以搴開門帘,向世界宣布:“時候到了!”
  聖經用美麗的比喻,預言主的顯現:“向你們敬畏我名的人,必有公義的日頭出現,其翅膀有醫治之能。”(瑪四:2)表示一切的痛苦,都要隨祂的來臨而除去,正如光明來臨就逐走黑暗一樣。這是耶和華的榮耀和賜福(詩八四:11),也是以色列公義的王(賽三二:1)。
  不過,要記得人的本來面目:人是死在罪惡過犯當中,按律法當受咒詛;經上說:“凡不常照律法書上所記一切之事去行的,就被咒詛。”(加三:10;申二七:26;利二六:14-45)。人敗壞背逆的罪性,使他既不能,也不肯遵行神的律法。但是神是慈愛的,不願人滅亡沉淪,因此差祂的使者,先來叫人悔改預備心,迎接那位要來的公義之王:

“看哪!耶和華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亞到你們那堨h。他必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免得我來咒詛遍地。”(瑪四:5-6

  這預言應驗在施洗的約翰身上。在他還未生下來,天使加百列就告訴他的父親(路一:17),約翰將來的使命,是為主預備合用的百姓。主耶穌也親自指示:那曠野的人聲,是在祂面前預備道路的使者(太一一:14,一七:10-12;可九:11-13)。
  多數的猶太人,拒絕那“清晨的日光”(路一:78),仍然坐在黑暗死蔭之中;只有信的人得著了,與被揀選的外邦人一同蒙恩。主耶穌最後要再來,地上的國要成為基督的國,同在這公義的太陽普照之下。那時,不再有咒詛,而要在基督的榮耀中,同享永遠的光明與喜樂。那將是何等的日子!我們要張開臂膀,迎接旭日,同約翰說:“主耶穌啊,我願你來!”── 于中旻《瑪拉基書箋記》


2陽光的力量必有公義的日頭出現。
我至今仍記得一天早起到花園時,發現整個大地被霧氣所籠罩著,我的視野只能達到幾英尺遠。地上太潮濕了,我根本無法工作。但早起給我帶來了別處的收穫,穀倉的門面向東邊,我坐在門口的一個放馬鈴薯的筐子上,我被最美麗的自然景象吸引住了。
首先霧氣變亮了,當太陽灑下光芒和溫暖,霧氣開始上升,太陽最終放射出萬丈光芒。樹葉滴著水珠,小草和灌叢上成千上萬的水珠,在太陽光的照耀下,像無數的鑽石閃耀著光芒。
我無聲地坐在那裡,忘記了我原來是計畫來采豆子的。在日出中我看到了自身的經歷。我曾經迷失在霧氣中,直到有一天公義的日頭在我心中升起。首先是一絲希望,然後有一天光芒突然沖過濃霧灑下,我見到了那個把我的疑慮和擔憂一掃而空的人。
我們今天就像那露珠,反射他的光和榮耀,因為我們……在光明中行(約壹17),願所有的人,通過我們的生活和言語,看到神子的光芒閃耀。
親愛的救主是我靈魂的太陽,
當你到來時,黑夜就退去;
願人世的烏雲不要升起,
遮擋你的僕人看你的眼光。
基督徒是能透過耶穌的恩典之光的視窗。
──《生命語》

 

【瑪四6第一個亞當失敗了,所有亞當的子孫,也都失敗了,因而舊約末後一卷,最後一章,最後一句宣佈了咒詛。這約是舊了,是破了,是歸於無有了。—— 牛述光

 

【瑪四6轉向主,投靠他】「……他必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免得我來咒詛遍地。」

我們在遇到試探或患難時,應當有一個禱告,是求主給我們投靠他的心。往往我們只會求主救我們,而卻不會求主叫我們轉向他。主救我們是好,但不如我們投靠他為更好。因為我們一投到他面前,還有什麼難處或試探不能勝過呢?

我們缺乏的不是主的恩典或能力,而是主的自己。有了主自己,我們還會有什麼不能作呢?還會有什麼不能勝呢?

我們的問題是在於偏行己路,沒有更好的投靠主,所以我們求主憐憫我們,給我們一個時時事事都會投靠他的心,這是得勝的真源頭、真動力。

 詩人說:“神啊!求你憐憫我,憐憫我,因為我的心投靠你。我要投靠在你翅膀的蔭下,等到災害過去”。(詩五七1)—— 李慕聖《晨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