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詩篇第十七篇拾穗與字句查考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詩十七1「耶和華阿,求你聽聞公義,側耳聽我的呼籲;求你留心聽我這不出於詭詐嘴唇的祈禱。」

    此節中有三次求神聽他的祈禱。可見詩人心中的迫切,詭詐嘴唇在神面前是絲毫無用的。因為神看人的內心。人若口是心非,神決不垂聽。雅各的聲音和以掃的手雖能哄過以撒,卻不能哄過神。── 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十七2「願我的判語從你面前發出,願你的眼睛觀看公正。」

    大衛不是在自誇自擂,而是在關心正直的問題:神與人的公理何在。他細察自己的心,確知他的敬虔絕無虛偽(參,約壹三1821);因此他呼求神,按照真相來判決,因為他需要洗刷罪名。神既是審判者,必不致枉斷無辜;而大衛並沒有可隱瞞的事。──《丁道爾聖經註釋》

 

【詩十七3「你已經試驗我的心,你在夜間鑒察我,你熬煉我,卻找不著什麼。我立志叫我口中沒有過失。」

    注意,這婸P十六7同樣提到因反省而失眠可能是由於神的光照,也可能是由於內心的自省;參七十七26;較喜樂的狀況則見六十三56,一一九62──《丁道爾聖經註釋》

 

【詩十七4「論到人的行為,我藉著你嘴唇的言語自己謹守,不行強暴人的道路。」

    譯為不行的字,通常意指「保持」或「看守」。但是後者可能帶敵視意味,如五十六6,這動詞的另一個時態意指小心;因此 RSV(參 AVRV)認為不需要更改經文,或改變分節的方式,但 NEBJB卻如此主張。大衛的心中可能是想到撒母耳記二十五32以下的事件,當時藉著亞比該,他聽到神的聲音,約束自己不行強暴之路。──《丁道爾聖經註釋》

 

【詩十七5「我的腳踏定了你的路徑,我的兩腳未曾滑跌。」

    滑跌,直譯為「被移動」。──《丁道爾聖經註釋》

 

【詩十七6「神阿,我曾求告你,因為你必應允我;求你向我側耳,聽我的言語。」

詩人向神求告,乃是因為他知道神必聽他的禱告。── 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十七7「求你顯出你奇妙的慈愛來,你是那用右手拯救投靠你的,脫離起來攻擊他們的人。」

    中文的前兩行,在希伯來文只是四個含義豐富的字。顯出諰_妙的……令人想起神大能的幹預作為,以及祂在創世記十八14對撒拉的責備:「耶和華豈有難成(直譯:太奇妙)的事嗎?」慈愛(steadfast love),或「真實的愛」(NEB),是恪守約定的信實,婚約之中的獻身可作其比喻。這個字在舊版本中譯為「lovingkindness」,當時尚未完全明白它與約的關係,以及其中忠誠的因素。參六十二12。救主(和合:拯救)在舊約主要是指從實際的惡事中拯救出來,正如此處,但是也很方便就可運用在屬靈的層面,如五十一1214。尋求保護(和合本作投靠)是詩篇經常關切的事,特別是大衛的詩篇,它和仇敵的提及,皆成了註冊商標(這個事實與大衛早期的逃難生涯相互應和)。可能最後一句話要跟「救主」連用,並譯為「用(不是在)你的右手」;參 NEB──《丁道爾聖經註釋》

 

【詩十七8「求你保護我,如同保護眼中的瞳人,將我隱藏在你翅膀的蔭下;」

    在眼中的瞳人的比方之後,隨即提到摩西之歌(申三十二1011)所描述保護的翅膀,這堛漸庢N也相同;而在該段經文中;用極生動優美的筆法,將這第二個比方作了引申說明。在其他經文中,這是典型的象徵說法(參,得二12;詩三十六7,五十七1,六十三7,九十一4)。──《丁道爾聖經註釋》

 

【詩十七8 翅膀的蔭下】其他詩篇也有使用以神的翅膀作為避難所的象喻(三十六8,五十七2,六十一4,九十一4),並且一貫與盟約的眷顧保守相連。其他古代近東文化也有使用這個象喻,埃及尤然。在埃及,甚至沒有身體的翅膀也是保護的代表。君王經常被描繪在有翼神明翅膀的蔭下。同樣,一個來自主前八世紀阿斯蘭塔什的象牙製品,刻了幾個有翼的人形,以翅膀保護中央的人像。──《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詩十七9「使我脫離那欺壓我的惡人,就是圍困我要害我命的仇敵。」

靈性的仇敵是要害我們命的,我們並不是與屬血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魔鬼爭戰(弗六12)。神為愛他的人,已經預備了取勝的武器。他有全副的軍裝,可以在各樣磨難的日子站立得住。── 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十七10「他們的心被脂油包裹,他們用口說驕傲的話。」

    希伯來文的第一行由兩個字構成含義隱晦:「他們關閉他們的脂油」。「他們的脂油」(或視為副詞:「在他們的脂油中」)或許是指他們的外貌,其肥胖便說明瞭他們的自私自愛(參,七十三7),反映出他們內在的心態(參,一一九10:「他們的心就像肥胖一般」)。「他們關閉」或許是不及物動詞,正如我們形容一個沒有反應的人,是「自我封閉」;因此 JB譯為「以脂油彷彿掘壕溝自保」;參 AVRV。但 RSVNEB視之為及物動詞,好像約翰壹書三17所言;「他們的脂油」則指「他們的(肥胖)心態」。前一種翻譯似乎力量稍弱,意指人心是逐漸變硬的;後一種譯法則意指,這是故意的選擇。當然,這兩種狀況都極有可能發生。──《丁道爾聖經註釋》

 

【詩十七11「他們圍困了我們的腳步,他們瞪著眼,要把我們推倒在地。」

    RSV所譯\cs9他們追捕我,是將「我們的腳步」(AVRV、和合本)稍作修改;部分原因是要避免全詩整篇都用「我」、「我的」,而只在這堨峞u我們的」(本節其餘的代名詞,未作詳盡區分)。但是希伯來文並非不可取,因大衛的思想當中總會顧及他的同伴,而詩中提到仇敵,也是一下用複數,一下用單數。──《丁道爾聖經註釋》

 

【詩十七12「他像獅子急要抓食,又像少壯獅子蹲伏在暗處。」

    惡人對虔誠人的態度,正像獅子抓食一樣。魔鬼自己也是如同獅子,所以彼得向信徒警告說:務要謹守儆醒,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你們要用堅固的信心抵擋他(彼前五89)。── 包忠傑《詩篇註解》

 

【詩十七13「耶和華阿,求你起來,前去迎敵,將他打倒,用你的刀救護我命脫離惡人。」

    神迎見他們,這是眾所週知的審判模式,詩人以勇猛的筆法描述,神在半途攔截這些人(前去迎敵;或如 RV小字:「先發制人」)。──《丁道爾聖經註釋》

 

【詩十七14「耶和華阿,求你用手救我脫離世人,脫離那只在今生有福分的世人。你把你的財寶充滿他們的肚腹;他們因有兒女就心滿意足,將其餘的財物留給他們的嬰孩。」

    則表面看來情況正相反:將他們所喜愛的東西加給他們。他們是只屬今生的世人,就讓他們得著今生的一切吧!擁有一切卻沒有神,本身就是一種審判──最後一節的徹底對比,更襯托出這個主題。──《丁道爾聖經註釋》

 

【詩十七15「至於我,我必在義中見你的面;我醒了的時候,得見你的形像,就心滿意足了。」

    這節了不起的經文,撇開第14節屬地的範圍,富庶的低谷,直起上昇,飛入雲霄。其間的對比顯明,如開頭語的強調:至於我(參,如:書二十四15b,或詩十三5:「但我……」)以及心滿意足一字,這個希伯來動詞與上一節的「心滿意足」是同一個字。因此,這堿O將兩種人生目標並排展示,就像腓立比書三1920一般。

在義中與神面對面的含義,不僅指審判方面。物乃以類聚:參提多書一15,及馬太福音五8。「我們必得見祂的真體」之應許,不僅保證「我們必要像祂」(約壹三2;參,林後三18),同時也多少假定這一點。面對面認識神,親眼見祂的形像,是摩西的特權(申三十四10;民十二8);既然他看見神並不是在夢中,而是清醒之時(民十二67),有些解經家建議,對詩人而言,我醒了的時候,也只不過是這個意思。但是詩篇中有各種強烈的表達,支援此處的醒乃是指復活而言,以賽亞書二十六19,但以理書十二2,也無疑為同樣含義。這是全篇的高潮,亦充分回答了第7節的禱告:「求你顯出你奇妙的慈愛來。」──《丁道爾聖經註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