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历代志下第二十六章拾穗

 

【代下二十六1「犹大众民立亚玛谢的儿子乌西雅(又名亚撒利雅)接续他父作王,那时他年十六岁。」

   〔暂编注解〕乌西雅在位时期虽长,作者将之归纳为两个阶段:蒙福兴盛的时期(513节)和犯罪败亡时期(1423节)。在第一阶段,犹大国和以色列国的疆土几乎伸展到象所罗门王时代一样(68节)。此时,亚述兴起,牵制亚兰王无力南犯;而亚述王朝继之由盛转衰,给了南、北国休养生息的机会,可以收复失去的土地。乌西雅是他作王的名字,他有个小名,叫做亚撒利雅。

         “乌西雅”。在列王纪下十四章21节称为亚撒利雅。

         1-5  总论:乌西雅敬畏神,神就赐他国富兵强,例如使他收复南部重要的贸易海港以录(见王下14:22注)。

         1-15  乌西雅的政迹:(见王下14:21注)。

         26:1-23  乌西雅事迹:乌西雅的正式名字是亚撒利雅(王下15:1-7, 32),他先与父亲共同执政二十四年,晚年又与儿子共同统治十二年,故此他只有十六年独自作王,然而他把犹大国政治上和领土上的势力带到可与所罗门王时代媲美的颠峰。

       本章记乌西雅王。此王在位52年(主前792740年,包括与他父亲亚玛谢共同秉政的25年)。作者只拣了《王下》十四2122和十五17所载两件来简单记叙,一是收回以拉他,重新修理;一是神降灾于乌西雅,长大痳疯,直到死日。全章大部分(520节)为本书独有材料。

         本章的内容几乎完全是王下14:21,22和王下15:1-7有关乌西雅统治记录的补充。《列王纪》把乌西雅统治的记录分成两个部分,中间插入耶罗波安统治的记录(王下14:23-29)。有人据此认为王下14:21,22关于乌西雅的内容是亚玛谢统治记录的补充;而在耶罗波安二世的记录以后,第二次介绍乌西雅的统治,可能意味着乌西雅有一段时期是与他父亲共同执政的,第二次则是他开始单独执政。《历代志》均采用乌西雅的名字,只是在代上3:12的家谱中用亚撒利雅(Azariah)。在亚述人的记录中有 Azriau 的名字,现在普遍认同为亚撒利雅。除了“亚撒利雅”拼写的差异以外,代下26:1,2和王下14:21,22是一样的。

 

【代下二十六2「(亚玛谢与他列祖同睡之后,乌西雅收回以禄仍归犹大,又重新修理。)」

   〔暂编注解〕“以禄”即“以拉他”,是阿卡巴湾的一个重要港口(王下十四22)。

       “以禄”。以拉他,亚卡巴湾上一个很重要的港口。

         以禄是亚喀巴湾的一座城市,靠近以旬迦别(见王下14:22注释)。

 

【代下二十六2 以禄】以禄(Eloth,又名以拉他〔Elath〕,圣经不同书卷使用不同的拼法,NIV 全作以拉他)是所罗门在亚喀巴湾头建筑的一个海港(见:代下八17注释),与邻近的港口以旬迦别关系密切。它为犹大与阿拉伯、非洲、印度打开了贸易之门。乌西雅显然是有意复兴所罗门所创立的红海贸易。——《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代下二十六3「乌西雅登基的时候年十六岁,在耶路撒冷作王五十二年。他母亲名叫耶可利雅,是耶路撒冷人。」

   〔暂编注解〕3、第4节与王下15:2,3相对应。《历代志》照例没有提同时代以色列的事件(王下15:1),因为它不涉及北方的王朝。

 

【代下二十六3 年代小注】按照蒂利的计算,乌西雅长久的统治始于主前七九二年,终于七四○年。学者推想他开始统治时与父亲亚玛谢长期共同执政,后来又与儿子约坦共同执政。以色列王是耶罗波安二世(乌西雅在位五十二年,有四十年与他重迭)、撒迦利雅、沙龙、米拿现、比加辖、比加与他同时。当时统治亚述的是阿达德尼拉里三世、撒缦以色四世、亚述但、亚述尼拉里五世、提革拉毘列色三世。这期间的绝大部分亚述都很衰弱,使以色列和犹大都得以扩张繁荣。贝特米尔辛遗址(Tell Beit Mirsim)出土的一个印章,上面发现了乌西雅的名字。提革拉毘列色的记录提到尧迪有一位名叫亚兹利奥(Azriau)的王(列王纪称乌西雅为亚撒利雅),但大部分学者都不认为这人就是乌西雅。——《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代下二十六4「乌西雅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效法他父亚玛谢一切所行的;」

 

【代下二十六5「通晓神默示,撒迦利亚在世的时候,乌西雅定意寻求神;他寻求耶和华,神就使他亨通。」

  「通晓神默示 ...... 时候」应作「撒迦利亚在世的时候,指导乌西雅敬畏神的事」。撒迦利亚显然是先知,且是乌西雅王的谏臣。本书作者往往重视先知在政治上的影响。——《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撒迦利亚是个很普通的名字,无法考证出此人是谁,既非二十四20,也非《以赛亚书》八2所记的祭司。

       “撒迦利亚”。不是被掳归回时期的先知撒迦利亚,而是另一个同名但我们不认识的人。

         撒迦利亚。该先知仅在这里提到。

         寻求神。这种说法反映了《历代志》的特征,指出顺从的福气和犯罪的苦果。

 

【代下二十六6「他出去攻击非利士人,拆毁了迦特城、雅比尼城,和亚实突城;在非利士人中,在亚实突境内,又建筑了些城。」

   〔暂编注解〕本节提及的三个城市为非利士大城;「雅比尼」可能是书15:11的「雅比聂」,位于约帕的南面。

       68这里简短记下乌西雅的内政与外交,以志其强盛。不过他征战的范围均在南疆。此时北国耶罗波安王也在取回与犹大接壤的土地。耶路撒冷以北的犹大国的土地已在耶罗波安王的控制下(参王下十五2324)。以法莲的山地当已为北国收回。

         6-8  乌西雅对外的军事胜利:乌西雅独自执政后不久,以色列便受着亚述的压逼,无力对南国发动侵扰,于是南国得以休养生息,专心对付南面的邻敌。西、南部一带的民族纷纷称臣,包括非利士人、亚拉伯人(姑珥巴力大概在别是巴的东面)、米乌利人(见20:1注)。 此外,亚扪人也来进贡,乌西雅的声威甚至远播至埃及。

         6-15节记录乌西雅的征战,他的公共工程以及他的兵力。这一段是《历代志》所特有的,有助于我们了解乌西雅统治的性质。据认为,亚述文献中“依奥达Iauda 的阿西雅(Azriau)”就是犹大的亚撒利雅(乌西雅)。如果是这样,这些文献就(见王下14:2816:5注释)证实了圣经中有关乌西雅军事强大的描述。

 

【代下二十六68 军事胜利】虽然没有经外文学记载乌西雅击败非利士人、亚拉伯人、米乌尼人的战绩,非利士城市亚实突却找到了毁灭城市的考古证据,可能来自乌西雅年间。此外,又有证据显示乌西雅在新攻取的领土上建造城堡。迦特(萨非遗址;见:撒上五8的注释)、亚实突、雅比尼三城构成一个每边长十至十五哩的三角形,支配耶路撒冷正西面的非利士平原北部。非利士城市亚实突附近的穆尔遗址(Tell Mor),是本段所述之城堡的例证。

  由于以色列在耶罗波安二世的统治之下十分强盛,乌西雅不能向北扩张领土,只能将注意力集中在西南两面,制服从前趁犹大国势不稳而攻击他们的各族。有关米乌尼人的进一步资料,可参看二十章1节的注释。姑珥巴力的位置至今未能确定。——《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代下二十六7「神帮助他攻击非利士人和住在姑珥巴力的阿拉伯人,并米乌尼人。」

   〔暂编注解〕“米乌尼人”:看二十1注。

       “亚拉伯人”住在犹大东南面的边境。参看第二十章1节的脚注。

         非利士人。代下17:1121:16也把非利士人和阿拉伯人并提。

         姑珥巴力。地点尚未确定,但有人认为可能在以东。

         米乌尼人。是西珥山地区的玛云人(见代下20:1注释)。

 

【代下二十六8「亚扪人给乌西雅进贡。他的名声传到埃及,因他甚是强盛。」

   〔暂编注解〕亚扪人。参代下20:1,是攻击约沙法的同盟的成员。

 

【代下二十六9「乌西雅在耶路撒冷的角门和谷门,并城墙转弯之处,建筑城楼,且甚坚固;」

   〔暂编注解〕角门在耶路撒冷东北角(二十五23)。谷门在耶城南边(尼二13)。

       “角门”在西北角。“谷门”在西南面。这部分的城墙大概是约阿施所拆毁的(二五23)。

         加强国内防御措施:主要集中在耶路撒冷;此外他又控制了死海东西岸,甚至南达红海末端的亚卡巴湾。

         「角门」:见王下14:13注。

         「谷门」:在城墙的西南端(尼3:13)。

         「转弯之处」:大概是东南角。

         城楼。东方城市的城墙大门上筑有城楼。在紧急状况下可以驻扎军队,储存军备。本节所提到的大门可能在城市西北角(见代下25:23)。

         。可能在城市西南角(见尼2:133:13)。

         (城墙)转弯之处。参尼3:19,20,25。有人认为该城楼在锡安山东侧城墙弯曲处,从东南面保护锡安和摩利亚山。

 

【代下二十六9 耶路撒冷的城楼】哪些城楼是乌西雅所建虽然未能确定,本节的城楼大概与亚述人在尼尼微、迦拉、亚述、杜尔沙鲁金等重要城市建筑的城楼相似。杜尔沙鲁金是撒珥根二世(主前721705年在位)所筑的城堡,城楼建于四角的战略性位置之上。至于乌西雅建筑城楼之处的城门,可参看:历代志下二十五23注释的描述。最近在基训泉一带发现的巨型城楼,或会证实是本节所述之防御工程的一部分。——《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代下二十六10「又在旷野与高原和平原,建筑望楼,挖了许多井,因他的牲畜甚多;又在山地和佳美之地,有农夫和修理葡萄园的人,因为他喜悦农事。」

  上半节应翻译作:「又在旷野建筑望楼,挖了许多井,因为他有许多牲畜在山麓和平原地方」。乌西雅在旷野开拓畜牧场,建筑望楼保护牲畜免受劫掠,又挖水井供畜牧用。 

     「高原」地理上称为「示非拉」,指犹大山地与槟海平原之间的低岗地带。

     「平原」指约但河外的草原,是从亚扪人手中夺回的地方(8,前为流便支派的地,见书十三1523);又有学者认为是指「滨海平原」。

     「山地」指「犹大山地」。

「佳美之地」指希伯仑以南的农业区。

     「有农夫 ...... 」乌西雅鼓励人民从事农业。——《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旷野”。犹大南部。“高原”。萨非拉(Shephelah),山脉下的丘陵地带。“平原”。约但东面的高地。

         在旷野。即牧场。城楼是为了防御贝督因强盗。

         平原。希伯来语是mishor,有时指亚嫩谷和希实本之间的肥沃平原(见申3:104:43;书13:9,16,17,2120:8;耶48:8,21),但这里显然指犹大的一块土地。

         葡萄园。英文KJV译本为迦密。在犹大希伯仑以南七英里之处的一个地方叫迦密。

 

【代下二十六10 在旷野建筑望楼】乌西雅在犹大的建筑活动颇具考古证据。基比亚文化层第三层 B 的城楼大概是这时兴建。阿布塞利默遗址(Tell Abu Selimeh)的大规模建筑工程大概也可上溯到这个时代。有迹象显示昆兰和费什卡泉('Ain Feshkha)的早期建筑物和水库都是建于乌西雅年间。别是巴一带的尼革地区,也发现了防御工事、水库、农田的遗迹。——《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代下二十六11「乌西雅又有军兵,照书记耶利和官长玛西雅所数点的,在王的一个将军哈拿尼雅手下,分队出战。」

   〔暂编注解〕亚述王提革拉毗列色三世的战史,记录有西进遭遇抵抗的话,当为犹大的亚撒利雅(即乌西雅)所率联军所阻,时在主前743年乌西雅作王后期。可证乌西雅的确握有强大的武装部队。

 

【代下二十六1113 乌西雅的军队】乌西雅设有常备军,不必在战事发生时才征募兵员,这是他强盛的证据。亚述史料显示提革拉毘列色三世于主前八世纪中叶入侵黎凡特时,乌西雅的军队强大到可以参加对抗亚述联盟的地步。——《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代下二十六12「族长、大能勇士的总数共有二千六百人,」

 

【代下二十六13「他们手下的军兵共有三十万七千五百人,都有大能,善于争战,帮助王攻击仇敌。」

   〔暂编注解〕军兵。这里的兵力是307,500名,可以与亚玛谢的300,000名相比(代下25:5),但是比亚撒(代下14:8)和约沙法的军兵(代下17:14-18)少得多。

       有大能。如果乌西雅是亚述人碑文上的阿西雅(Azriau),那么在提革拉毗列色三世(745-727)统治期间,他一定是西亚地区很有影响的人物。见王下14:28注释。

 

【代下二十六14「乌西雅为全军预备盾牌、枪、盔、甲、弓,和甩石的机弦,」

   〔暂编注解〕“机弦”:投射石弹的一种石弩。

       “甲”。钉有金属薄片的皮衣(尼四16)。

         甩石的机弦。可能指用于甩石器的石子。

 

【代下二十六14 军械】乌西雅的财富,使他可以向自己的军队提供铁器时代的传统武装。本节所列的兵器与亚述军队的武器相同,亚述人在年表中有详细的描述,又经常在王宫墙上的浮雕中描绘。亚述和邻邦以色列所构成的威胁,大概是乌西雅厉兵秣马的始因。——《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代下二十六15「又在耶路撒冷使巧匠做机器,安在城楼和角楼上,用以射箭发石。乌西雅的名声传到远方;因为他得了非常的帮助,甚是强盛。」

   〔暂编注解〕“机器”。弹射器。

       在城楼、角楼装上新式的弹射武器,可攻击来犯的敌人,母须出城作战。

         15  结语:神的祝福及乌西雅本人的努力令他名传四方。

         机器。可能类似于后来罗马的石弩,或弩炮。

         传到远方。提革拉毗列色三世多次提到“依奥达Iauda 的阿西雅(Azriau)”(见13节注释)。

         26:15  乌西雅所装备的武器有何功能?乌西雅所造的兵器,与后来罗马军队的弩炮相似,能将石头或箭发射到远处。

 

【代下二十六15 机器】乌西雅所造的「机器」大概是装置在城墙之上,保护向敌人投石或射箭之守军的屏障。犹大城堡拉吉的剩余物资,证实了乌西雅建筑工程的性质。它们又出现在尼尼微城西拿基立王宫的浮雕壁画中。昔日曾经有学者相信本节所述的是弩炮(catapult),但这么早的时代并没有使用弩炮的证据。——《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代下二十六16「他既强盛,就心高气傲,以致行事邪僻,干犯耶和华他的神,进耶和华的殿,要在香坛上烧香。」

  「气傲」原文作「至毁灭」,是指他患上麻疯绝症。

    「行事邪僻」可作(对神)「不忠诚」(参代上十13)。——《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乌西雅的罪是要在香坛上烧香。耶罗波安也因上坛烧香罹罪(王上十二33;十三13)。照律法规定,上香是祭司的专职(出三十7以后;民十八1以后)。

         在一般情况下,只有祭司才可以进入圣殿,在幔子前祭坛上烧香(见民18:1-7)。乌西雅竟要擅自履行神圣的祭司职责。

         26:16  乌西雅为何会跌倒?神的祝福在他身上如何走向了反面?神赐给乌西雅极大的财富和权力,他就骄傲败坏。箴言说得不错:“骄傲在败坏以先”(箴16:18)。如果神赐你财富、势力、名声与权力,你要存感恩之心,也要留心,因为神恨恶骄傲。我们有些成就就洋洋得意,虽属人之常情,如果因此藐视神,轻看别人便是大错。你要省察自己的态度,切记要因你所有的一切将荣耀归于神,以讨祂喜悦的方式善用你的恩赐。

         16-20  干犯圣职:在圣殿烧香是祭司的职责,见书30:7, 27; 18:1-7。乌西雅显然想要兼备祭司在宗教礼仪上的职权。

       1620 神惩罚乌西雅,使他长大麻风,因为他侵夺祭司的职权。参看出埃及记三十章110节。

         16-23  乌西雅的下场:作者最后交代为何像乌西雅这样的「贤君」竟然得着可叹的下场。

 

【代下二十六1619 乌西雅的罪行】乌西雅的罪行是直接侵犯祭司有关圣殿崇拜的特权(民十六40)。香坛位于圣殿的外室,这室除祭司以外,无人可以进入。

  他被控的渎圣(NIV 译作「不忠」,18节),是专门以赎愆祭补救的罪行(见:利五1416的注释)。——《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代下二十六17「祭司亚撒利雅率领耶和华勇敢的祭司八十人,跟随他进去。」

   〔暂编注解〕乌西雅进入圣殿时可能带着许多随从,不想让大祭司赶走,但亚撒利雅准备在必要时采用武力。

         26:17-21  稍有成就,就以为高人一等;稍有权力,就以为控制一切,其实,人啊──人有了权力,常常会任意妄为、罔顾法律,其实就连君王也须要顺服神,乌西雅后来才明白这道理。不管你的社会地位多高,都要尊崇神、敬拜神、顺服神。

 

【代下二十六18「他们就阻挡乌西雅王,对他说:“乌西雅啊,给耶和华烧香不是你的事,乃是亚伦子孙承接圣职祭司的事。你出圣殿吧!因为你犯了罪。你行这事,耶和华神必不使你得荣耀。”」

   〔暂编注解〕从乌西雅擅闯圣所,破坏禁例,受到刑罚的事,可以学到一些功课:1,在神的律法前人人平等,一国之君也不例外。2,破坏律法须受惩处,帝王与平民同罪。3,对罪行不可宽假,人人有责阻止,信徒应有道德勇气,站出来说话。

       犯罪从来不是荣耀,而是羞辱。乌西雅统治的后期因罪而污损了自己高尚的记录。

 

【代下二十六19「乌西雅就发怒,手拿香炉要烧香。他向祭司发怒的时候,在耶和华殿中香坛旁众祭司面前,额上忽然发出大麻疯。」

   〔暂编注解〕发怒。一桩罪几乎肯定会引发另一桩罪。祭司们在履行自己的职责,不让国王献祭。国王受到这样的阻止,就十分生气。

       忽然发出大麻风。正当国王站在神面前悖逆发怒时,神的惩罚临到了他。他忽然发出大麻疯,惊恐地意识到神的手触到了他。

 

【代下二十六19 大痲疯】马里王雅顿林(Yahdun-Lim)咒诅所有亵渎他所奉献之庙宇的人,要他们患上大痲疯。可见在一般人心目中两者是有关联的。研究古代近东语言的学者认为经常译作「大痲疯」的字眼,正确的翻译应该是「(皮肤)损害」,或可以用较不专门的「鳞屑状皮肤病」。这些皮肤上的斑点可能有发肿、流脓,或鳞屑的问题。亚喀得语的用语亦同样广泛;巴比伦人也是视之为不洁,又看为神明的惩罚。在古代近东,临床痲疯病(汉森氏病)要到亚历山大大帝时代,才有发生的记录。并且汉森氏病最主要的病症一个也没有在古代文献中出现,反之,所列的症状却显示与汉森氏病无关。经文不把它形容为传染性的病症。照所记载的描述,现代医学可以诊断为牛皮癣、湿疹、瘌痢、脂漏性皮肤炎,以及一系列的霉菌感染。因此乌西雅所患的是哪种皮肤病并不清楚。这病像「雪」的形容最可能是指它像雪花片片,不是指颜色(某些译本中的「白」字是加上去的)。

  整个文化对皮肤病的憎恶,可能是因为它看来(有时还有气味)彷佛死尸腐烂的皮肤,因而与死亡有关。自然而然的厌恶感,加上基于仪式而非医药因素的隔离,使患者被社会遗弃,地位严重恶化。乌西雅究竟是因为患病还是祭仪性罪行遭受隔离也无法肯定。乃缦患了类似的疾病,但依然能够继续负起最高统帅的职务。学者假定乌西雅之子约坦是在乌西雅犯了祭仪性罪行之后,才开始摄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代下二十六20「大祭司亚撒利雅和众祭司观看,见他额上发出大麻疯,就催他出殿;他自己也急速出去,因为耶和华降灾与他。」

  「大麻疯」并非今日的麻疯病;患者被视作宗教上不洁净,不能踏足圣殿。——《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看到国王患上大麻疯,祭司们准备把他赶出圣殿。乌西雅自己也惊恐地逃出来。

 

【代下二十六21「乌西雅王长大麻疯直到死日,因此住在别的宫里,与耶和华的殿隔绝。他儿子约坦管理家事,治理国民。」

   〔暂编注解〕“大痳疯”:看《王下》五1注。

       “别的宫”。参看利未记十三章46节。

         别的宫。希伯来的法律禁止麻疯病人与别人同住,只可以独居。古时候“要独居营外”(利13:46)。

         隔绝。国王再也不可以进入圣殿神圣的区域。

         管理家事。约坦从他父亲患大麻风起,担任摄政,治理国家。

         26:21  一生持定谦卑顺服的生活绝非易事,然而神正要这样的人事奉祂。我愿立此心志吗?乌西雅一生常“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26:4)。但是他偏离神后,神就使他患了大痲疯,直到死。人们多不纪念他的伟大改革,反多想到他的骄横带来的惩罚。神要求人一生顺服。一时兴起的顺服并不足取,惟有“忍耐到底的”,才必得奖赏(参可13:13)。你要始终如一地信靠祂,使人纪念你的忠信,不然的话,后人只会记起你的过失。

         21-23  尾声:乌西雅晚年让儿子约坦摄政;不过他在政治(特别在外交及军事上)仍然担当主要和活跃的角色。作者亦认为不能因他染病而抹煞他的功绩,声明他获先知以赛亚记录生平(22),又「与列祖同睡」,并「葬于王陵」,只是不和其他坟穴相连(23)。

 

【代下二十六22「乌西雅其余的事,自始至终都是亚摩斯的儿子先知以赛亚所记的。」

   〔暂编注解〕不是旧约的《以赛亚书》,而为现已散佚的一本着作。

       以赛亚在“乌西雅王崩的那年”得见神光荣的异象(赛6:1)。他担任先知似乎一直到公元前681年登上亚述王位的以撒哈顿时期(赛37:38)。以赛亚约在公元前740年开始工作。那时他还年轻。

 

【代下二十六23「乌西雅与他列祖同睡,葬在王陵的田间他列祖的坟地里;因为人说,他是长大麻疯的。他儿子约坦接续他作王。」

   〔暂编注解〕乌西雅可能因染有大痳疯,没有葬在列王的坟地里,而是另外埋在“王陵的田间”,一块属于列王的坟地。

       乌西雅因身体不洁,有玷污王陵之嫌,所以只能葬在王陵的附近。

         在王陵的田间。王下15:7 为“在大卫城”。可能指亚撒利雅埋葬在属于王室的墓地里,而不是王室的坟墓本身。

         26:23  以赛亚何时蒙召?乌西雅驾崩之日,也是神呼召以赛亚作先知之时。

 

【代下二十六23 乌西雅的陵墓】现今以色列博物馆(Israel Museum)的收藏品,包括标明犹大王乌西雅埋葬之处的墓碑铭。这是第二阶段安葬他遗骨的墓碑。——《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思想问题(第26章)】

 1 乌西雅定意寻求神,神就使他亨通(26:6)。这原则在新约时代是否仍旧适用?参太6:31-33; 4:12-13

 2 乌西雅治下的强盛可用当时国际间的形势,或他个人励精图治为理由去作解释,这与作者强调神帮助乌西雅兴盛的说法有冲突么?神掌管一切与人的作为二者之间如何配合?

 3 乌西雅的骄傲与他个人的成就有密切关系(26:16)。人怎样才可以不因成就而跌倒?

 ──《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数据源】

《启导本圣经注释》《雷氏研读本圣经注释》《串珠圣经注释》SDA圣经注释》《灵修版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