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列王纪下第六章拾穗

 

注解】【拾穗】【例证】【纲目

 

【王下六1「先知门徒对以利沙说:“看哪,我们同你所住的地方过于窄小,」

 

【王下六1~23通行诸天的权柄】王下第五章以前的故事,是说到借着圣灵经历基督丰盛的生命;第六章以后所有的故事,是说到圣灵另外一方面的工作,就是在以利沙身上彰显主属灵的权柄。先说到生命,后说到权柄。有了属灵的生命,才能有属灵的权柄;有多少属灵的生命,就能有多少属灵的权柄,权柄和生命是永远分不开的。

   在以利沙的故事中常用的三个字就是「关上门」。这是指住在主里面,亲近主自己。我们若是和主之间有一点间隔,主的权柄就不能在我们身上表现出来。与主亲近的人乃是神国中的战车马兵。以利沙在他的房间里,知道亚兰王一切争战的计划;他在房间里的祷告,支配了神的国,识破了仇敌的诡计,击溃了黑暗的权势。神仆人的能力乃在于他的祷告生活。

   当亚兰的大军把小小的多坍城包围起来时,以利沙的仆人清早起来一看就说︰「哀哉,我主阿,我们怎样才好呢?」以利沙说︰「不要害怕!」以利沙很安静,不惊慌。这是说出因着看见基督而有的安息是扭转整个局面的力量。

   以利沙求主开这少年人的眼目,使他看见满山有火车火马围绕以利沙。诸天所有的力量围绕着主的见证人。以利沙真是一个通行诸天权柄的器皿。在教会中间没有个人的事,在你身上每一件个人的事都和神的国度发生关系。我们必须站在基督得胜的盘石上,才能通行诸天的权柄,打败撒但的攻击。── 史伯诚《双倍的圣灵》

 

【王下六2「求你容我们往约旦河去,各人从那里取一根木料建造房屋居住。”他说:“你们去吧!”」

 

【王下六3「有一人说:“求你与仆人同去。”回答说:“我可以去。”」

 

【王下六4「于是以利沙与他们同去。到了约旦河,就砍伐树木。」

 

【王下六5「有一人砍树的时候,斧头掉在水里,他就呼叫说:“哀哉!我主啊,这斧子是借的。”」

「斧头」原作「铁」。这斧头是借来的,显示他们的生活清贫。——《串珠圣经注释》

 

【王下六5铁斧头(希伯来文 'iron')乃是要来的(MT s%a{~u^l),可能是求来的,或祷告得来的,不一定是指「借来的」(中英文译本)。──《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六6「神人问说:“掉在哪里了?”他将那地方指给以利沙看。以利沙砍了一根木头,抛在水里,斧头就漂上来了。」

 

【王下6 斧头漂上来法术有一类牵涉接触和转移礼仪。与具有法力的对象的接触,能够将属性和特征从一个对象转移到另一个对象。圣经没有说明以利沙砍下来的是哪种木头,但美索不达米亚仪式所用的通常是垂丝柳木。神的先知如此广泛使用似乎与法术有关的活动,或许有人会觉得不宜。但不能否认的一点,是在古代的人眼中他就像是施行魔法一样。请参看四章34节,四章41节,五章11节的注释。──《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六7「以利沙说:“拿起来吧!”那人就伸手,拿起来了。」

 

【王下六8「亚兰王与以色列人争战,和他的臣仆商议说,我要在某处某处安营。」

亚兰人的策略是安排突袭(MT tah]@no{t[i^我的营NIV)在圣经中唯一一次乃出现于此处,其意义不详,可能是指「从……方向进攻」(NEB)。──《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六8-19{\Section:TopicID=267}以利沙说谎问:前读列王纪下六章八至十九节,言亚兰人围困多坍,非攻以色列人之意,乃寻以利沙。亚兰人至多坍,以利沙为何说这不是那道,也不是那城?这不是神人说谎么?望先生指教是盼。

       答:以利沙是撒玛利亚的人。他对他们所说的话,并不是欺骗,因为他把他们带领到撒玛利亚,到他们「所寻找的人那里」(19节)。―― 倪柝声《圣经问答》

 

【王下六8-23围困亚兰人】这里继续带有道德教训的神迹,开眼目相对于使眼目昏迷,属灵的资源相对于人为的计谋(15-16节)等。这是以利沙与王之关系和斡旋于亚兰人之役(六24-20)前的序曲。以利沙与这位不知名的以色列王之间关系密切,并为他提供准确的情报服务。他的消息来源可能是透过网民(参:王下五3),而非他有第六眼。因此亚兰王担心被人出卖(11节,希伯来文「帮助以色列王」;NEB 将之改为「把我们出卖给」)。──《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六9「神人打发人去见以色列王,说:“你要谨慎,不要从某处经过,因为亚兰人从那里下来了。”」

 

【王下六10「以色列王差人去窥探神人所告诉、所警戒他去的地方,就防备未受其害,不止一两次。」

 

【王下六11「亚兰王因这事心里惊疑,召了臣仆来,对他们说:“我们这里有谁帮助以色列王,你们不指给我吗?”」

    「惊疑」原文或译作「极为愤怒」。——《串珠圣经注释》

 

【王下六12「有一个臣仆说:“我主我王,无人帮助他,只有以色列中的先知以利沙,将王在卧房所说的话,告诉以色列王了。”」

 

【王下六13「王说:“你们去探他在哪里,我好打发人去捉拿他。”有人告诉王说:“他在多坍。”」

多坍可能位于通向耶斯列平原的山谷前端,地位重要,在撒玛利亚以北约十四公里处。──《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13 多坍住于多坍遗址的这城十分壮观,占地约二十五英亩,位于撒玛利亚北面十哩,行商和牧人北上耶斯列平原的主要大道之上。城周(多坍谷)是良好的牧场,因此早在初铜器时代(主前32002400年)已经发展成主要的城市,并且对行旅来说是自然的地标。经外文献虽然没有提及这城,考古学家却已肯定铁器时代第二期,当地有大规模定居的痕迹。──《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六14「王就打发车马和大军,往那里去。夜间到了,围困那城。」

 

【王下六15「神人的仆人清早起来出去,看见车马军兵围困了城。仆人对神人说:“哀哉!我主啊,我们怎样行才好呢?”」

         若我们看见神施行神迹,我们就会发现自己是何等愚蠢可笑。但我们若还是不住的忧虑和筹划,那我们就真的不配称为祂的门徒了。我怕许多人从未见过神替他们作事,这是因为他们常有自己的办法――也许是一些从朋友而来的帮助――取代了神为着他们作事的机会。最可悲的,有些人已经被带到毫无指望的绝境,就在这重要的关头,他们仍然自找出路,不让神有工作的余地。原来神迹的一个基本条件,就是人的尽头。你既凭着自己的方法去解决了那个难处,就不能看见神迹的产生。许多大的难处不过是神的手段,催迫我们从自己里面出来,好叫我们完全信靠神。当我们的前后左右,都无路可走的时候,神那全能的作为就要向我们显明。父神有祂自己的计划。所以我们不必畏惧那些『不可能』的事,因它们在神面前,一点也算不得甚么。我们只要俯伏在祂面前,专一等候祂的行东,神迹就要在前面出现了。―― 倪柝声《旷野的筵席》

 

【王下六16「神人说:“不要惧怕!与我们同在的,比与他们同在的更多。”」

 

【王下六17「以利沙祷告说:“耶和华啊,求你开这少年人的眼目,使他能看见。”耶和华开他的眼目,他就看见满山有火车火马围绕以利沙。」

 

【王下17 火车火马经文不是说火车火马遍布众山(复数),而是满了(一个)山,并且围绕以利沙。这一点显示这「山」是多坍城所在的遗址(这城比四周的平原高出两百呎)。他们代表先知的侍卫。耶和华经常被称为「万军之主」,即天军的统帅。祂这队战车来此是要作战。有关火车火马的进一步讨论,可参看二章1113节的注释。有关耶和华作为神圣战士,则可参看:撒母耳记上四37的注释。──《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六17-18在任何环境中都可能有负面及正面的观点,人所需要的是神的启示(开他的眼目──惟有神能做到),让人能见到神用更多的军马围住那些围城的军队。眼目昏迷(MT sanwe{rim)有时被视为是神对不信的异教徒(go{y;创十九11)之刑罚,但耶稣说明其原因未必一定是罪(约九3)。以利沙的话(19节)乃是请君入瓮之计(Delitzsch)。──《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六18「敌人下到以利沙那里,以利沙祷告耶和华说:“求你使这些人的眼目昏迷。”耶和华就照以利沙的话,使他们的眼目昏迷。」

 

【王下18 眼目昏迷用来形容昏迷的字眼,本段以外只用来描述所多玛城中罗得家门外聚集的人群(创十九)。这字与亚喀得语中昼盲症一字有关,在希伯来语(和亚兰语)中,又用来形容夜盲症(与创十九吻合)。按照亚喀得文献,上述两种病症都需要法术来医治。昼盲症和夜盲症的主要病因,都是缺乏维生素 A,而维生素 B 的缺欠,可能亦助长了两处经文都显然提及的昏乱感觉。所以医治这些症状的法术中,主要的一步使用了(富于维生素 A 的)肝脏,是很值得留意的一点。杜库提宁努他史诗一个值得注意的段落中,这位亚述王记述诸神如何站在他的一方,沙马士(太阳和正义之神)据称使敌军目盲。──《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六19「以利沙对他们说:“这不是那道,也不是那城,你们跟我去,我必领你们到所寻找的人那里。”于是,领他们到了撒玛利亚。」

 

【王下六19先知以利沙向亚兰军队撒谎,他岂不是犯罪吗?】

     若考虑当时由以利沙所着手策划的布局,严格来说,以利沙并没有撒谎。亚兰王便哈达派军队围困以利沙所在的那城,以利沙便对那些先头部队说:「这不是那道,也不是那城,你们跟我去,我必领你们到所寻找的人那里。」在前一晚,以利沙的确还在多坍,而便哈达的军队也是往多坍进发。不过,到了第二天,上述两件事情都不正确了。为什么呢?原来以利沙已经出城迎接那些军兵了。因此,假如军队要捉拿以利沙。那么,前往多坍的道路已不是他们正确的路途。于是,当以利沙说「这不是那道,也不是那城」时,他正是报告了正确的消息。那时候,以利沙的目的是走在他们的前面,下到撒玛利亚,在那城市里,军兵便不再会「眼目昏迷」(即认不出以利沙)。因此,以利沙所说的后半段说话也是正确的,假如他们跟随以利沙前往撒玛利亚,他们便会发觉以利沙在这城里面。第二十节显示以利沙如何应允了他向军兵所作的承诺一一他们在撒玛利亚「看见」他们奉命要捉拿的先知。然而,亚兰王所差派的军兵非常不幸,当他们进入撒玛利亚后,便看见他们希望捉拿的人——以利沙——正受一大队以色列军兵保护着,而亚兰兵自己,却被重重包围。

    列王纪下第六章,描写了耶和华神如何令亚兰军兵眼目昏迷,以致全部军队都溃败了(他们的情况,正好像所多玛人要冲入罗得的家中时,也是眼目昏迷,参创十九11)。然而,若我们认为以利沙撒谎,是不合理的。因为严格来说,以利沙说话里的每一部份都是正确的。经文没有记载他说:「我不是你们正要找寻的人。」以利沙只是对亚兰军兵说,他会引领他们进一个城,他们可以在那里找到他们要寻找的人,而以利沙就紧接在亚兰军兵之前进入撒玛利亚城。── 艾基思《旧约圣经难题汇编》

 

【王下六20「他们进了撒玛利亚,以利沙祷告说:“耶和华啊,求你开这些人的眼目,使他们能看见。”耶和华开他们的眼目,他们就看见了。不料,是在撒玛利亚的城中。」

 

【王下六21「以色列王见了他们,就问以利沙说:“我父啊,我可以击杀他们吗?”」

 

【王下六21-23王承认以利沙有更高的权柄(我父),请他指点。就算是在禁令(h]e{rem)之下的战犯通常都不会被用来献燔祭或处死(叛乱的首领例外)。「岂可以击杀他们吗?」(NIVJB)强调这一点,不可22节)乃强烈的断言。另有解经家(Montgomery)主张以利沙认为在战争上被掳者应当击杀,而投降者则可放生(参:王上二十31-43对亚哈之责备)。NEB 将第22节解释为「你可以击杀你用刀用弓掳来的,但至于这些人……」。设摆饮食23节,希伯来文 ka{ra^,亚喀得文 qire{tu)乃接着立约协议之后,原则上排除了报复的可能性(因此有罗十二20-21)。宽厚通常带来和平。──《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六22「回答说:“不可击杀他们。就是你用刀用弓掳来的,岂可击杀他们呢(或作“也不可击杀,何况这些人呢?”)?当在他们面前设摆饮食,使他们吃喝,回到他们的主人那里。”」

    「就是你用 ...... 击杀他们吗」意思大概是:所掳来的战俘(通常被强逼作奴隶,参串9),你尚且不杀死,何况这些人呢?——《串珠圣经注释》

 

【王下六23「王就为他们预备了许多食物。他们吃喝完了,打发他们回到他们主人那里。从此,亚兰军不再犯以色列境了。」

    「军」原文作「群」(与王下五2同)。大概是指从事边境侵略活动的游击队,与本章24节之「全军」不同。本节是指亚兰人不再采用游击战术,与下文之大军压境(24)并没有矛盾之处。——《串珠圣经注释》

 

【王下六24「此后,亚兰王便哈达聚集他的全军,上来围困撒玛利亚。」

 

【王下24 便哈达这时代的亚兰历史还有许多需要澄清的地方。问题至少有一部分是因为好几位君王都名叫便哈达(即「哈达神之子」)。撒缦以色三世的碑文则将当时在位之人名为哈大底谢,使问题更加复杂(见:撒下八3的注释)。第一位便哈达在列王纪上第十五章出现,他在位年间是在主前九世纪,但作出更准确的日期考证已不可能。列王纪下八章中被哈薛所谋杀的王名叫便哈达(约主前842年),但后来继哈薛作王的人,也是名叫便哈达(王下十三24)。便哈达其名在一篇奉献给默珥卡特神的碑文中出现,但却不清楚是指哪一个便哈达。学者提出诸王的年代次序可能是:便哈达一世(王上十五),便哈达二世(王上二十),哈大底谢(撒缦以色三世的碑文,有人认为这是便哈达的异体),便哈达三世(默珥卡特碑文,王下八章),哈薛,便哈达四世。古代近东暂时再没有其他材料,来解答这个谜。本段如果是按照正当时序记录,当时在位的就必然是便哈达三世。但如果本段不是按照时序,而是主题性地记载当时的史实,则这围城之王可能是哈薛的继承人。──《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24~33无穷粮食的供应】在争战中有两件事是撒但所常用的手段︰第一,就是撒但要截断神儿女粮食的供应;第二,就是撒但要毁灭神儿女向着主活泼的信心。

   神儿女属天的能力来自属灵的粮食;神儿女属灵生命的成长和表现都必须靠着属灵的粮食;撒但若是能把神儿女属灵的粮食截断了,就能使他们瘫痪,任凭仇敌宰割。一个驴头卖八十舍客勒银子,两升鸽子粪卖五舍客勒银子;这表示饥不择食,甚么都拿来吃,但连这样不能吃的也不容易得到。那天在撒玛利亚城里因着缺乏吃的东西就互相交换吃自己的儿子。只要缺乏了属灵生命的供应,我们里面的血气、肉体和种种败坏的东西都会显露出来。

   属灵的荒凉常常是从首领身上开始的,这一次表现得最没有信心的就是以色列王。当一个妇人对王说︰「我主我王阿,求你帮助。」这位君王竟回答说︰「耶和华不帮助你,我从何处帮助你。」这话说出自己若得不着属灵的供应,就不能供应别人;另一面也说出他不信的恶心,他自己不能,他也不相信神能。

   王打发使者去对付先知时,以利沙说︰「你们看着使者来到,就关上门,用门将他推出去。」这说出他是一个活在主里面与主联结的人,靠主抵挡一切的凶恶。── 史伯诚《双倍的圣灵》

 

王下24~33亚兰王围困撒玛利亚】此段叙述另一次战役。亚兰军围攻以色列首都撒玛利亚,城内粮食短缺,灾情严重,人民饥不择食,不但以不洁净之物充饥,连亲生骨肉也不惜吃掉,以色列人遭此灾难,是因为他们得罪耶和华,不肯悔改归向祂(见利廿六23-29; 申廿八47-57)。但以列王却迁怒于以利沙(31),这可能是因为当初以利沙曾劝告君民勇抗敌军,死守京城。无论如何,现在王已放弃希望,不愿再等候耶和华的拯救(33),所以要杀害的先知。——《串珠圣经注释》

 

【王下六25「于是撒玛利亚被围困,有饥荒,甚至一个驴头值银八十舍客勒、二升鸽子粪值银五舍客勒。」

「八十舍客勒」重约一公斤(二磅)。

    「二升」原作「四分一升」,约相等于半公升。

「鸽子粪」有学者认为是一种粗小谷类或野生豆荚之名称。——《串珠圣经注释》

 

【王下六25围城使得城内陷入绝境惨况,甚至连律法所禁止的驴头(参:利十一3)都被人高价买来充饥。三分之一公升(八分之一品脱)角豆(h]aru^b[i^mNIV 作「豆荚」),而非「鸽子粪」(AV、和合;MT h]ir#yyo^ni^m)或「野洋葱」(JB、现中)的售价也要五十五克银子,相当于一个工人一个多月的工资(参:太二十1-16及启六6的饥荒物价)。──《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25 贱粮的价格「驴头」应该是人最不想吃的东西了,但仍以高得荒谬的价钱出售。标准的月薪大约只有一舍客勒。本节的第二项可能真是鸽子粪(直译;和合本,NIV 脚注),它有在极度艰难处境中用作食物的记录;但也可能是某种有刺皂荚树的豆荚(NIV),这字在亚喀得语偶尔有此用法。这东西不论是用作食物还是燃料,几盎司(按照 NIV,约0.3公升)已经值多个月的薪水了。按照《纳兰辛的古他传奇》(Cuthean Legend of Naram-Sin;纳兰辛在主前第三千年纪末叶统治美索不达米亚),六夸脱半的大麦(不足一星期的粮食)在围城之时值银子五十舍客勒(五年的薪水)。──《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六26「一日,以色列王在城上经过,有一个妇人向他呼叫说:“我主、我王啊,求你帮助!”」

 

【王下六26-29每一个人都可以直接向王申诉。他的回答暗示他爱莫能助。「愿神不帮助……」(MT)可能是「不,让神帮助……」(Robinson)或是「若神不帮助……」(NIVNEB)之意。

  在围城时吃人之事有稽可考〔参:申二十八55-57;结五10;以及耶路撒冷围城(约瑟夫,《犹太古史》v.13.7; vi.34)和巴比伦〕315。──《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六27「王说:“耶和华不帮助你,我从何处帮助你?是从禾场、是从酒醡呢?”」

    「禾场」指打谷的地方。

「酒醡」或作「酒池」。——《串珠圣经注释》

 

【王下六28「王问妇人说:“你有什么苦处?”她回答说:“这妇人对我说,将你的儿子取来,我们今日可以吃,明日可以吃我的儿子。」

 

【王下六29「我们就煮了我的儿子吃了。次日我对她说:要将你的儿子取来,我们可以吃。她却将她的儿子藏起来了。”」

 

【王下29 人吃人人互相吃食是主前七世纪亚述条约的标准咒诅之一。在面临饥馑之时,这是逼不得已的最后手段。严重饥荒(例证可见于《阿特拉哈西斯史诗》)和围城(如:主前650年左右亚述巴尼帕围攻巴比伦)都能使食物供应断绝,导致本段经文所述,或条约所预期的这种绝望。围城在古代经常发生,故此,这种情况并不如想象中的罕见。──《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六30「王听见妇人的话,就撕裂衣服(王在城上经过),百姓看见王贴身穿着麻衣。」

    「城」原文作「城墙」。当时的城墙有宽阔的平顶,王就是在墙顶上视察形势。撕裂衣服及穿麻衣,是哀痛的表现,显示王关心人民的痛苦。——《串珠圣经注释》

 

【王下六30-31王的哀恸(即使是在私下也如此)是非常真诚的,他认为围城乃是因为国家犯罪而招祸(参:拿三6)。由他针对以利沙而起的重誓(参:王上二23)可知他将以色列招祸的责任赖在以利沙身上(参:王上十八17)。──《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六31「王说:“我今日若容沙法的儿子以利沙的头仍在他项上,愿 神重重地降罚与我!”」

 

【王下六32「那时,以利沙正坐在家中,长老也与他同坐。王打发一个伺候他的人去,他还没有到,以利沙对长老说:“你们看这凶手之子,打发人来斩我的头,你们看着使者来到,就关上门,用门将他推出去。在他后头不是有他主人脚步的响声吗?”」

    「凶手之子」即要杀人的人。

    「推」原文作「压逼」,意思是用力把门顶住,不让使者进来。——《串珠圣经注释》

 

【王下32 长老长老是城镇和支派中具有影响力之家族的代表。他们与以利沙同坐,期待他领受默示,指示行动方针或宣告拯救将临。然而这位圣经不记其名的君王显然因为久等默示,此时已经忍无可忍(33节),认定这次围城是耶和华的惩罚。在以色列,视先知为宣告者和视先知为唆使者两个概念之间,并没有明显的分界。因为古代普遍的观念,是长于此道之人有能力驱使神明服从他说的话,而以色列依然未能摆脱这种观念。以色列王认为激动耶和华对撒玛利亚采取行动之事,以利沙难辞其咎。──《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王下六32-33这凶手(希伯来文 ben-ham#ras]s]e{ah]AV 作「这凶手之子」)乃对这种人的通称,并非指约兰乃亚哈之子。当王正在说话的时候,使者male'a{k[; NIVRSV)来到,若读成「王」(melek[; NEBGNB)也很合理(参七2)。这灾祸(「不幸」或「邪恶」)可能出于耶和华,按祂权能的旨意而发生(伯二10;赛四十五7)。──《丁道尔圣经注释》

 

【王下六33「正说话的时候,使者来到,王也到了,说:“这灾祸是从耶和华那里来的,我何必再仰望耶和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