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提多書第三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多三1「你要提醒眾人,叫他們順服作官的、掌權的,遵他的命,預備行各樣的善事。」

    在聖經中“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是指神所要我們行的善,亦即遵行神的旨意(參弗二10;提後二21;1217)。所以“順服作官的,掌權的”,是以那些官和掌權者都是按公正行善,不抗拒神的人而論。倘若政府的命令使我們背棄信仰,則依照使徒和許多古聖徒們的榜樣,“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徒五29)。

    使徒彼得的書信中亦有相似的教訓──“你們為主的緣故,要順服人的一切制度,或是在上的君王,或是君王所派罰惡善的臣宰”(彼前二1314)。注意:“為主的緣故”是整個教訓的關鍵;換言之,只要能叫主的名被人信服,得著榮耀,對主福音的見證有利,信徒就應儘量順服人的一切制度,在國家社會中,成為一個奉公守法的公民。幫助社會的安寧進步,這也是信徒應有之本分。――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多三2「不要譭謗,不要爭競,總要和平,向眾人大顯溫柔。」

    “譭謗”就是說別人的壞話,使人受虧損。基督徒無論對誰都不可說人的壞話,自己喜歡的人固然不說,就是自己不喜歡的人也不應當說,乃應隨時說造就人的好話(弗四29)。

    “不要爭競”,譭謗與爭競有關。為著要使自己顯得比別人好,往往除了儘量顯露自己之外,還要把別人說壞了;所以譭謗和爭競總是連在一起的。

    “爭競”就是不等候神的高舉,要自己高舉自己(參詩七十五57;彼前五6)。

“總要和平”,和平是聖靈的果子之一(加五22)。我們所傳的福音被稱為“和平的福音”(弗二17),每一個已經與神和好了的人,也都有責任勸人與神和好(林後五1819);所以不論別人怎樣爭權奪利,神的兒子“總要和平”。

    “向眾人大顯溫柔”。真正的溫柔不是只在某一兩個人跟前顯得溫柔;乃是向“眾人”都顯得溫柔,那才是聖靈所結果子之“溫柔”。主耶穌說:“我心裡柔和謙卑”(太十一29),所以溫柔的信徒是像主的信徒。――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多三4「神我們救主的恩慈,和祂向人所施的慈愛顯明……」】

這句話的重點在「顯明」。神的恩慈常在神的心中。但是以前沒有清楚顯明。在自然的秩序和人生中可能覺察出來,但好似巨風與微風在一起,生與死,喪鐘與婚禮的鈴鐺中,但是在基督裡面,神真是的心意會更具體向人顯露,也是人生裡啟示出來。

神的祝福是匿名的——起初神的恩賜好似匿名的禮物一般,使收到的人感到對方的盛意,卻不知道是誰。我們在幼年至青年的階段,可能也一直接受了許多的恩惠。我們卻沒有追尋那來源,雖然心中十分歡悅地接受。這些禮物是完全出於神的。

神的恩慈必然顯露——我們有眼睛可以看見,內心可以明白,那匿名的施惠者現在已被認出是我們的父,我們的朋友。我們不再讚揚我們地上的情愛,以谷田或葡萄園來形容,卻注目在我們天生的良人(何西阿書二章)。在擘餅的時候,就認出神的兒子。我們現在知道神與我們一同行走在生命的道途上,我們的心中會是火熱的。

── 邁爾《珍貴的片刻》

 

【多三4『但到了神我們救主的恩慈,和祂向人所施的慈愛顯明的時候。』

         愛是神對我們的愛,恩典是神對我們的作為。神恩典的作為,是出於神愛的心。所以恩典乃是神愛的顯明。神的愛顯出來,臨到我們,就是恩典。

 

【多三4~5『祂向人…的慈愛顯明…便救了我們。』神的愛原來在神的心堙A等到顯出來,就成了我們的救恩。

 

【多三5「他便救了我們,並不是因我們自己所行的義,乃是照他的憐憫,藉著重生的洗和聖靈的更新。」

    約三5的“水和聖靈生”之“水”應指神的道而非洗禮。彼前一23說:“你們蒙了重生……是藉神活潑常存的道”。可見約三5之水實即象徵“道”(參雅一18)。這“重生的洗”應指信徒重生得救時受聖靈的經歷而說。基督由聖靈道成肉身(這是一個奧秘),教會亦因聖靈的洗而成為基督的身體。教會是基督的身體,也是一個奧秘(弗五3032)──“都從一位聖靈受洗,成了一個身體”(林前十二13)。按身體的教會而論,是在五旬節時因聖靈的洗而誕生;按信徒個人來說,是重生時受聖靈的經歷,也就是靈洗的經歷,使他們成為那已經誕生了的奧秘“身體”的一部份(有關聖靈的洗請參閱拙作《聖靈的工作》)。

    “和聖靈的更新”。聖靈重生了信徒,因而生命首次更新,成為新造的人(林後五17);且又住在信徒心中,使他們的心靈意念都繼續獲得更新、變化(羅十二2),能以明白神的旨意。――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多三5『祂便救了我們,並不是因我們自己所行的義,乃是照祂的憐憫。』

         按我們實在的情形說,我們不但沒有義行,倒滿了罪惡,連神的恩典都不佩,但祂的憐憫叫祂的恩典臨到我們不佩蒙恩的人。

         『重生的洗』,不是把我們污穢的天性洗潔淨,因為重生不是改變我們敗壞的天性。重生是叫我們得著神的生命,神的性情;神這生命、性情使我們脫離我們原有污穢的生命、天性,也使我們脫離因原有的生命、性情而有的污穢,所以重生在我們身上也是一個洗淨,並且是一個在我們堶情A非常主觀的洗淨。

 

【多三6「聖靈就是神藉著耶穌基督我們救主厚厚澆灌在我們身上的,」

    “厚厚澆灌”就是很豐富地賜下。“澆灌”原文字根ekcheo,就是“傾倒”,“流出”的意思。在路五37被譯作“漏出”,約二15譯作“倒出”,羅五5譯作“澆灌”。“厚厚澆灌”只是形容神所賜恩膏之豐厚,如膏油傾下來那樣;但無理由表示,這是指信徒對領受聖靈方面之另一種特殊經歷說的;也不能因此便推想聖靈只是一種流質。“身上”不應被強調為身體上,它的實際意義是指臨到我們這個人。――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多三7「好叫我們因他的恩得稱為義,可以憑著永生的盼望成為後嗣(注:或作“可以憑著盼望承受永生”)。」

    “重生”就是得著永生神的生命。

    “永生的盼望”永生是我們信的人所已經得著的(約五24)。――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多三7『因神的恩典得稱為義。』靠律法得稱義,是需要人絕對完全,這是沒有一個人能作到的。靠恩典得稱義,是神白白的為人成全祂的義所有的要求,這是每一個人都能接受,都能得到的。

 

【多三8「這話是可信的。我也願你把這些事切切實實地講明,使那些已信神的人留心做正經事業(注:或作“留心行善”)。這都是美事,並且與人有益。」

    “作正經的事”,聖經小字作“留心行善”。中文新舊庫譯本作“留心愛護維持各樣善工”,K.J.V.might be careful to maintain good works,與英希對照之聖經相同。是則所謂“留心作正經事”,不是指普通事,乃是留心作主的聖工。――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多三10「分門結黨的人,警戒過一兩次,就要棄絕他。」

    “棄絕”的原文paraiteomai,由para(在旁)及aiteo(求)二字合成,是拒絕、請辭、避免的意思。在路十四18譯作“請(准我)辭了”。在徒二十五11及提前五11譯作“辭”,提前四7;提後二23;來十二25均譯作“棄絕”。來十二19則譯作“求”(entreat)。――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多三11「因為知道這等人已經背道,犯了罪,自己明知不是,還是去做。」

    “背道”,原文ektrepho,由ek(出)與strepho(轉)二字合成,新約只用過五次,有轉出,轉棄,轉離等意。在提前一6譯作“偏離”,提前五15譯作“轉去”,提前六20譯作“躲避”,提後四4譯作“偏向”,來二13譯作“歪腳”;只有本節譯作“背道”,語氣似乎譯得太重。――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

 

【多三12尼哥波立在什麼地方?】

答:尼哥波立Nicopolis——意即得勝的城,系位於馬其頓西南之外比路Eprius境內的尼哥波立,為該撒亞古士督(參上集第七十題)所創建,以紀念其登基時所獲之勝利,而以此城為羅馬帝國之殖民地,時在主前三十一年。該處地區處於海口,四周地級為肥美,氣候較暖,為亞洲通往羅馬的要路,其遺跡猶存。我們相信保羅寫信給提到書中,所述的暫時過冬之處,就是這個地點。此外當時海鷗兩座同名的尼哥波立,一是在基利家省的大樹附近,屬保羅的出生地(徒廿一39);一是在腓立比的東南。這三座同稱為尼哥波立的城,皆為紀念在戰爭中得勝的事。——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多三12亞提馬與推基古是誰?保羅打發他們到革哩底去有什麼任務?】

    “亞提馬”(ARTEMAS)意即“健全者”或“亞底米女神的恩賜”。聖經只有一次提及他,相信是保羅第一次釋放後的新同工。保羅準備打發他或推基古到革哩底去暫代提多的職務,讓提多可以到尼哥波立去見保羅。這就表示他一定被保羅所器重,認為是一位可以負起教會重大責任的同工。

    “推基古”,在以弗所書六章21節已有詳細研究。他是保羅在以弗所書題到的唯一的同工名字,保羅打發他到以弗所去代表在監獄裡的保羅會安慰以弗所的信徒。

    以後保羅再度被捕,亦曾打發推基古到以弗所去工作(提後四12)。

    當保羅需要提多去見他的時候,也準備打發他去革哩底,雖然我們不知道到底是誰到了革哩底,但推基古被保羅所器重,是毫無疑問的。

 

【多三12尼哥波立在何處?何以保羅要在那裡過冬?】

    “尼哥波立”(NICOPOLIS)意即“得勝之城”。當時有三座城均用此名稱,以紀念在作戰中得勝的事。

    一、基利家省的尼哥波立,在大數附近。

    二、脫拉西區的尼哥波立,在腓立比東南。

    三、馬其頓省西南“以比路”(EPIRUS)區的尼哥波立,亦即聖經地圖6.馬其頓西南所畫的地方。

    解經家認為第二或第三的尼哥波立乃是保羅要在那裡過冬之處,而相信第三的尼哥波立為正確地點者更多,理由是根據天氣與地理關係,該處有一良好港口名“安巴結(AMBRACIOT),氣候較明天較暖

    以比路的尼哥波立由該撒亞古土督於紀元前31年所建,他未登位時曾在該處駐兵,登位後建城紀念自己的勝利,並以之為羅馬帝國殖民地。

── 蘇佐揚《聖經難題》

 

【多三1213亞提馬和西納是誰?與保羅關係如何?】

答:①亞提馬Artemas——意指亞底米女神所賜的,或健全者,此人在其他經文未見提過。保羅自己預備到尼哥波立過冬,要提多到那裡去會面,就打發亞提馬或是推基古(參二九一題),到革哩底去,代替提多的工作。外傳說亞提馬曾經作過路司得的監督,我們相信他是保羅第一次坐監得釋放後的同工,或許他這一次之行,就完全接替了提過在革哩底的職位,深為保羅所推重。

②西納Zenas——意即丟斯所賜的,此人是作律師的,在別處也未曾提過他。律師一詞(),在四福音中譯為律法師(參太廿二35;路十25)。律師西納可能是與福音書上所說的這律法師相同,他或許就是猶太的文士或指希臘民間的律師,為人解釋律法的問題。保羅吩咐提多要趕緊給他和亞波羅(參第一四五題11項)送行,叫他們在生活物質上沒有缺乏。可知這兩人是保羅所親愛的同工,保羅寫給提多的信可能就是他倆帶去的,且又速速轉往別處傳道去了,或是以後也要來與保羅會面,則未可知。——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多三13律師西納與亞波羅為何人?何以保羅要提多為他們送行?】

    “西納”(ZENAS)意即“丟斯所賜”,至於“律師”一詞原文為NOMIKOS,在四福音中譯為“律法師”,只有在此譯為“律師”,解經家對律師西納的身份有不同意見:

    一、認為西納與福音書所說的律法師相同,即為人解答摩西律法,通曉希伯來文、亞蘭文與希拉文的專家。他可能是一位猶太僑民,也精通羅馬律法,所以他也有一個羅馬名字,猶太僑民多數有兩個名字,一個是用希伯來名,一個是用羅馬名,如“西門·彼得”,前者為希伯來的名字,後者乃是羅馬名字。

    二、認為西納是純粹外邦人,因他有一個羅馬名字,後來信了耶穌,也與保羅為新同工。他是精通羅馬律法的律師、而不是精通摩西律法的律法師。

    至於亞波羅,亦即使徒行傳十八章24節及哥林多前書一章12節所提及的那一位傳道人。他與西納可能是保羅的代表,帶著保羅寫給提多的這一封書信到革哩底去。所以保羅吩咐提多要為他們送行,使他們在物質上不至缺乏。顯然地,這兩位並不是住在革哩底的信徒,他們把書信帶到革哩底交與提多之後,又趕緊到別處去傳道了。

── 蘇佐揚《聖經難題》

 

【多三14顯明神的道是藉著傳揚(3);尊榮神的道是藉著善行(8);發展神的道是藉著作正經事業,多結果子。―─ 牛述光

 

【多三15「同我在一處的人都問你安。請代問那些因有信心愛我們的人安。願恩惠常與你們眾人同在。」

    全節比較特別的是“請代問那些因有信心愛我們的人安”。這是所有保羅書信中沒有用過的。這句話與約壹五1“凡信耶穌是基督的……也必愛從神生的”,意思十分接近。信心是愛心的根基(弗三17),信徒所以愛主的僕人,是因為從他們所傳的道中得著信心,領略了基督的愛,所以才會愛從神而生的人。保羅這句話,似乎暗示有些人雖然也裝著愛他們的樣子,卻不是真心愛他們。那些人並非被主所感動,因愛主而愛主的僕人;乃是分門結黨另有企圖。所以這句話把問安的祝禱的範圍縮小了;只對信徒而發,並不包括傳異端者在內。―― 陳終道《新約書信讀經講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