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哥林多前書第十二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林前十二1「弟兄們,論到屬靈的恩賜,我不願意你們不明白。」

    論到也是關於哥林多人信上的另一個問題(見二1),不過他們問甚麼,則不大清楚。恩賜一詞是否該加在屬靈之後(如NIVAV等),不能肯定。保羅用pneumatikon一字,可能是陽性的“屬靈人”,或中性的“屬靈的事”;大部分人當它是後者,因此“事”就是“恩賜”了。不過,在這裡兩者都沒有多大分別,因為保羅和哥林多人心目中,都是指使用這些恩賜的人。pneumatikos(“屬靈的”這形容詞,在這信中多得出奇(共15次,保羅全部用過24次;在其它信上沒用超過3次)。這字也不是“屬靈恩賜”一般的用字,通常是用charisma49節等)。留意弟兄們這親密的稱呼,用以引出下面許多指責的話。我不願意你們不明白見十1{\LinkToBook:TopicID=165,Name=1 引用歷史例證(十15}。這句話表示內容十分重要。——《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十二2「你們作外邦人的時候,隨事被牽引、受迷惑,去服事那啞巴偶像,這是你們知道的。」

    新約中,ethneNIVpagans)通常是指非猶太人,但也可以用來指非基督徒(如貼前四5),這裡也是這樣。這些人的特點,就是他們被迷惑去服事(led astray)偶像。這動詞通常用來說領囚犯或定了罪的人出來(如可十四44,十五6)。外邦人有如不自由的人,並非自願跟從他們的偶像,而是被控制無別路可走的。拜偶像是十分可悲的。啞巴偶像,這樣的神根本無法回答呼求的人,也沒有甚麼可以傳達拜它的人。這裡的希臘文結構很奇特,NIVsomehow or other you were influenced;表示一次又一次的意思(Prolegomena, p.167; Grammer, p.974);外邦人不住被牽引著走,但不管怎樣牽引,終歸仍是來到啞吧偶像面前來。——《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十二3「所以我告訴你們:被神的靈感動的,沒有說耶穌是可咒詛的;若不是被聖靈感動的,也沒有能說耶穌是主的。」

    咒詛是譯自anathema一字,意思是“收藏的東西”,就收藏於聖處的東西。這字引申作供奉給神的東西;又由於供奉的東西不再屬於那人,於是這字就有了“毀滅”之意,尤其用於經宗教性的毀滅上,例如神命令把耶利哥全部毀滅了。——《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十二3「若不是被聖靈感動的,也沒有能說耶穌是主的。」】

耶穌是救主,祂也是主嗎?你是否已經尊祂為主呢?若是沒有這個,你就沒有真實的平安與能力。你必須好似詩人所說的,我嘴唇不提別神的名號,我只紀念你的名。

耶穌必須是你心靈的主,一切感情必須在祂最智慧與慈愛的控制之下。祂必須是你家庭之主,在家中談話、娛樂以及友情的交往,都必須與主的要求符合。祂必須是你事業的主,常活在主的相交之中,有天線接通的電話,聽上面來的聲音。祂必須是你計畫的主,讓祂指示來去及作事。波斯王藉以以斯拉告訴猶太人說:天上的神怎樣命令你們,你們就要照著建造神的殿。我們要照著神的命令而作。

我們要永遠承認耶穌神的主權,完全仰望聖靈恩慈的影響,聖靈是要榮耀基督的,你也要這樣用有奉獻的心來尊榮你的主嗎?讓聖靈來作成這工!你能這樣堅持嗎?讓主為你持久?你自問曾否接受五旬節的靈恩,如果你全心承認耶穌是主,歸榮耀給父神,那就足以證實了。

── 邁爾《珍貴的片刻》

 

【林前十二3『被聖靈感動』,也可直譯作『在聖靈堙z。所有屬靈的恩賜,正在盡他功用的時候,都是在聖靈堙A被聖靈感動的。而所有在聖靈堻Q聖靈感動的,自然也都要『說耶穌是主的』。是的,所有正常的屬靈恩賜,越盡他的功用,必定越顯出耶穌是主,越顯出在凡事上居首位作主宰的基督。這乃是所有恩賜的中心意義。――《讀經指引》

 

【林前十二4「恩賜原有分別,聖靈卻是一位。」

    分別(diaireseis),字根原帶有分黨分派之意。也可能解作“分配”,(OrrWalther),或作“分派”(巴勒特),不過大多數取NIV。恩賜是charismaton,聖靈把特別的品質給予特選的人,這是一般用的字。這字與“恩典”gracecharis)同根,指出這賜與是白白的,豐富無比的,可以用在神所賜的一般恩惠(羅十一29),也可以指保羅向羅馬人說的“屬靈恩賜”(羅一11)。不過,這裡專指聖靈在人心中一種特有的運作。哥林多人分明把恩賜看為可誇的,有了這等恩賜就超乎其它信徒之上。如此,分門別類就出現了。保羅強調說,這是錯謬的觀念,聖靈固然有不同的賜與,但卻是同一位聖靈,聖靈不會自我爭競的,所有恩賜都是為同一神聖目的而賜下的。——《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十二4~6『恩賜原有分別,靈卻是一位;職事也有分別,主卻是一位;功用也有分別,神卻是一位。』這話不但說出,所有的恩賜,其根源乃出自於三而一的神;更是說出,眾恩賜的目的也,是為著三而一的神。若是教會中一切的恩賜,都專一的以三而一的神為中心、為目標,自然就會顯出一種和諧而豐滿的光景,這才是基督身體該有的情形。――《讀經指引》

 

【林前十二4~13九樣恩賜共分三類:(1)智力方面的:智慧、知識;(2)能力方面的:信心、醫病、異能、先知;(3)靈力方面的:辨別諸靈、方言、翻方言。―― 牛述光

 

【林前十二5「職事也有分別,主卻是一位。」

    職事也有許多種(diakonia;見三5{\LinkToBook:TopicID=129,Name=2 保羅與亞波羅的真正關係(三59}diakonos一字)。不過,職事不同不要緊,主卻是一位。保羅一般提及“主”,是指基督,這段經文看出他把祂放於何等高的位置。他把祂放在聖靈與神之間。這當然不是“三位一體”的正式論說,但這種經文正表現出三位一體真理的道理來。職事可以指服事基督的工作,但由於上文下理所說的,是神在人心中的運作,所以這一節可能是基督住在人心中,賜能力給他們事奉,或呼召他們事奉。康哲民說,“這兒把每天生活的工作,與聖靈超然彰顯的工作,相提並論”。可見卑微的日常工作,也不能輕看。——《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十二6「功用也有分別,神卻是一位,在眾人裡面運行一切的事。」

    功用(working)與“活動”相似;是神的能力在活動著。神的活動有多種多式,但神卻是一位。保羅再一次強調,信徒絕不能以“恩賜”來分門別類,因為賜給各種不同恩賜的,是同一位神,在眾人裡面運行一切的事。NIV加上men 也許是對的,但字的性別是不確定的,有人覺得該加上“事物”(things)。不過,這一段的重點是神在信徒身上所作的。——《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十二7「聖靈顯在各人身上,是叫人得益處。」

    各人是很重要的;人人都有神的恩賜。聖靈顯在……可解作“聖靈所彰顯的”,或“彰顯出聖靈的”。兩者都表示屬靈的恩賜和使用,是外面看得見的,不只是有恩賜的人自己才體會的。恩賜也不是為叫人放縱誇耀嫉妒,乃為眾人的益處。這就是要點。屬靈恩賜必須運用,而且用在整體信徒的好處上,不是為有恩賜的個人。分門別類的個人主義,與恩賜的本意是相違的。——《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十二8「這人蒙聖靈賜他智慧的言語,那人也蒙這位聖靈賜他知識的言語,」

    最開頭兩項是“智慧的言語”、“知識的言語”、“言語”可以指信息,如NIV,但這是不能肯定的。此外,智慧和知識,我們固然不難分辨,可是,我們無法肯定這是不是保羅的意思。有人認為沒有分別,只是修辭作風而已(巴勒特、康哲民)。不錯。智慧是指智力最超卓的表現(見一24),在前面幾章多有論述。可是,保羅是否指同樣的意思呢?BAGD指出,保羅有時把知識與奧秘、啟示、預言相提並論(十三2、十四6)。他們認為保羅“把這字添上了超然神秘知識的意味”,是希利尼希臘文中常見的含義,尤其是神秘宗教裡更明顯。可是,這是不是保羅的意思呢?他必然認為信徒一切的智慧和知識,都是從聖靈來的。不過,他在此是說特別的恩賜,是智慧和知識的“言語”,不是智慧和知識本身。——《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十二8『這人蒙聖靈賜他智慧的言語,那人也這位聖靈賜他知識的言語。』聖靈所賜的智慧與天然的智慧是不同的。出乎神的知識與天然的知識真有天壤之別。必須藉著神的智慧和知識來成功神的事情。那出乎神的,是遠超過我們所能作的。―― 倪柝聲

 

【林前十二9「又有一人蒙這位聖靈賜他信心,還有一人蒙這位聖靈賜他醫病的恩賜,」

    信心固然是所有信徒的特徵(他們簡稱為“信徒”),保羅卻把這恩賜局限於某一類人。信心是一種恩賜,這不難明白;信心根本就是神所賜的。困難在於這種特別的信心,與一般信徒的信心,如何較量相比。可惜這裡線索甚少,保羅已繼續提出醫病的恩賜,行異能的恩賜;因此,可能他心目中有一種信心是與神跡有關的(參十三2;“能夠移山的信心”)。醫病的恩賜前面沒有加上冠詞(其它項目也沒有),這樣,就把注意力放在恩賜的品質上,而不在其個別獨特性上。醫病在希臘文是複數的,也許是指每一種病有不同的恩賜。——《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十二10「又叫一人能行異能,又叫一人能作先知,又叫一人能辨別諸靈,又叫一人能說方言,又叫一人能翻方言。」

    行異能字義解作“行神跡”(參6節),而神跡(dynameon)所強調的,是“大能奇事”中的能力,常用在耶穌所行的神跡上。

    作先知是被感動而說話。辨別諸靈,表示有些人有特別的能力分辨這方面的真偽。這句包含的可能更廣,包括分辨邪靈在內。再者,我們不明白當時的實況,不該作武斷的詮釋。

  能說方言,似乎是指一種特別的語言,那人自己也不明白的(除非他也有翻方言的恩賜)。有人用使徒行傳第二章來解釋,“方言”是別國的語言。可是這兒似乎不能這樣看法。使徒行傳二章的特點是聽得明白(徒二811),而這裡的特點是不能理解的(“沒有人聽出來”,十四2)。這裡說的恩賜,不是教會用來向外傳道(徒二),而是在信徒中間使用的。這方言沒有別種語言的人明白,需要有翻方言的恩賜去傳譯。若沒有人翻出來,說方言的人就只向自己和神說(十四28);這樣的作法,若用在世上任何公認的語言上,就有點出奇了。這恩賜不是叫別人更加明白,反而他自己也不明白。保羅的意思,似乎是指聖靈感應的語言,不是世上已知的語言。翻方言,為使方言能叫人明白。——《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十二11「這一切都是這位聖靈所運行、隨己意分給各人的。」

    這一切開始這一句,表示強調恩賜的類別各有不同,(“這一切”是希臘文動詞“運行”works的受詞)。“這位聖靈”是同一位聖靈的意思,表示從神而來的心意,是同一的,合一的。這個字眼比第456節的形式更重,表明一個事實,就是恩賜個個不同,並不等於神的心意分歧。賜恩賜的,乃同一位神。因此,就不可因為恩賜而互相較量,視為對頭。有恩賜的人,要互相合作,達成同一的目的。聖靈分派恩賜給每個人,正如神對待我們也是個別性的。祂不是不分青紅皂白地把恩賜派發出去,祂乃是按需要和能力分給各人。末句隨己意(或是“wills”),表露出聖靈的位格來。這是有位格的工作;聖靈是位格(person),不是一種虛渺的能力或影響力;聖靈是“祂”,不是“它”。——《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十二11一切教會中的恩賜,都是聖靈『隨己意分給各人』的。這說出教會的功能,是出自聖靈的主權,也是顯明聖靈的主權;因為教會的存立,首在聖靈的主權。教會中若一切都齊備了,卻失去了聖靈主權,就成為死的組織,並不是活的教會了﹗――《讀經指引》

 

【林前十二12「就如身子是一個,卻有許多肢體;而且肢體雖多,仍是一個身子。基督也是這樣。」

    許多肢體合起來(NIVparts),才成為一個身體;肢體自然各有不同,但差異並不致影響基本的合一。基督也是這樣。這裡不是用基督是身體的頭的比喻(正如弗五23;西一18;比對21節),而是保羅最愛用的觀念:基督徒在基督裡(見一30{\LinkToBook:TopicID=121,Name=2 信的人本卑微(一2631}),這番話就是以此為根據。既然所有信徒都在基督裡,他們就屬於一個身體。人的身體有許多部分,教會也是一樣,兩者都在合一中有分別。——《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十二12主耶穌和教會是『基督』。個人的基督,和教會合起來,就成為『團體的基督』。神對於教會的本意,是要教會作基督的『餘』、『基督的豐滿』。―― 倪柝聲

         保羅不是說基督和祂的教會也是這樣,保羅也不是說基督和祂的子民也是這樣;保羅乃是說基督也是這樣。換一句話說,頭是基督,身體也是基督,肢體也是基督。這一句話,明顯的給我們看見,元首、身體、肢體,都是基督。基督的身體這一件東西,乃是在地上的。基督的身體乃是一個。人只有一個身體。所以,身體合一這件事,不是等到天上才彰顯的事,乃是在地上就得彰顯的。―― 倪柝聲《初信造就》

 

【林前十二12『就如身體是一個,卻有許多肢體;而且肢體雖多,仍是一個身體;基督也是這樣』(原文)。教會見證基督,就在這兩面:『一個』卻『許多』,是見證基督的豐滿;『雖多』仍『一個』,是見證基督的合一。教會若是分裂了,固然不能見證基督;但教會若只是單調的統一,硬性的劃一,也是失去了教會的見證。――《讀經指引》

 

【林前十二12~13身體有許多肢體,可是頭藉著神經能管理這許多肢體。照樣,教會的元首,藉著聖靈,把許多肢體合成功一個身體。我們彼此是作肢體的,我們是聖靈把我們合成功作一個身體,擺在身體的地位上。我和你的來往,是根據於身體。身體是我們來往的根據。所以,任何其他的來往,都不是基督徒的來往。―― 倪柝聲《初信造就》

 

【林前十二13「我們不拘是猶太人,是希臘人,是為奴的,是自主的,都從一位聖靈受洗,成了一個身體,飲於一位聖靈。」

    受洗成了一個身體,正是象徵這一項真理(其它觀點有受洗“歸入基督”,加三27,或受洗“歸入祂的死”,羅六3)。本書前面保羅已提及受洗歸入基督,要叫哥林多人脫離結黨紛爭,保持基本的合一(一13以下)。這裡用不同的形式,說明同一的意思。猶太人、希利尼人、為奴的、自主的,都受洗歸入一個身體,因此就超越任何人間的差異,合而為一了。保羅在此強調聖靈的工作,從一位聖靈其實等於“在一位元聖靈裡”(結構與太三11,“用水”“用聖靈”一樣)。這話指出他們受洗是以聖靈為要素的,惟有聖靈在其中作工,受洗才真正有意義;“使徒在此指出受洗屬靈的含義,水就只是表記”(Wilson)。從另一角度看,每個信徒都飲于一位聖靈,聖靈進入人心靈的最深處,每一個人都受了聖靈同一的工作。這動詞有時用作灌溉,引伸作豐足的供應的意思(參顧思壁,“我們都被聖靈滲透了”)。——《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十二13這堜珣狴靰漱D是身體與那靈之間特別的關係。那靈(就是那隱藏的實際)彰顯時的相配部分,就是身體。身體之所以是一,乃因為那靈是一。請記住,聖靈是一個『人』,而你不能把一個人分開。『神配搭這身子』(24),因為這一個身子要來作這一位靈的彰顯。在那靈媮`是合一的。這是實際合一的秘訣。―― 倪柝聲

         『不拘』意思就是沒有分別,區別消滅了。在基督的身體堙A沒有屬世的區別。―― 倪柝聲

         『都從一位聖靈受洗,成了一個身體,飲於一位聖靈。』教會是出於基督,這是說到來源的問題。而教會如何成功為基督的身體,這是聖靈的工作。這一個身體是浸成功的。藉著聖靈,這許多的人都浸成功作一個身體,換一句話說,我們每一個都像從磐石堨揖X來的石頭,今天聖靈像水泥一樣,把我們又都浸成功作一個。基督的身體有兩個基本的原則:第一,沒有出乎基督的,就沒有基督的身體;第二,沒有聖靈的功用,也沒有基督的身體。必須浸在聖靈堙A充滿了聖靈,讓聖靈把我們和神的兒女都浸在一起,浸成功作一個。―― 倪柝聲《初信造就》

 

【林前十二13各族信徒都從以為聖靈受浸,飲於一位聖靈何意?】

答:保羅說:「我們不拘是猶太人、希利尼人,是為奴的、是自主的,都從一個聖靈受浸,成了一個身體,飲於一位聖靈。」這一節經文是含有兩種要義,一、是表示眾人都從一位聖靈受浸,而能成為主屬靈體的肢體,如教會的肢體雖多,因在其中進行的聖靈仍是一位,所以仍是成為一個合一的身子(林前十二12)。二、是表示無論哪一等人,信主以後,一經受了聖靈的浸,則在教會裡,一切種族和階級的分別,都立刻取消了,使受聖靈的人歸入一體,彼此有親密的聯結關係(加三28),並且都是「飲於一位聖靈」。這句與「從一位聖靈受浸」,其辭異而意同,但二者之著重是有所不同,受靈浸是重在本身重生潔淨之意(約三5;帖後二13),飲於聖靈,是著重內在滿足領受之意(參約七37-39,四14)。思想這事,我們每個信徒都應成為有分於聖靈同住的人(來六4;提後一14)。——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林前十二13~27恩賜的相互關係:(1)相同(14):恩賜雖多,仍同是肢體;(2)相連(15~16):不能彼此分離;(3)相依(17~22):不能說,我用不著你;(4)相顧(23~25):不體面的,給他加上體面;不俊美的,給他加上俊美;(5)相通(26~27):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 牛述光

 

【林前十二14「身子原不是一個肢體,乃是許多肢體。」

    身體上各部分不同,並不是偶然出現的特質,身體根本就是這樣的。任何一部分也不能說自己等於身體,必須各部分配合,才成一個身體。——《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十二14~1928~30基督身體上的肢體,乃是聖靈按著身體上的需要,給他們各種各樣不同的恩賜和職分。主今天在身體埵w排有各種不同的職分,主不會給一個身體都是眼睛,或都是腳,或都是耳。主要給身體有各種不同的職分,來供應整個的教會。這一個身體,如何需要許多的肢體,教會也需要許多不同的職分,特別是為著屬靈的事奉。這有話語的事奉和超然的事奉(行異能),不同的事奉都在這堙C一個教會必須是有餘地,給所有的執事都能夠事奉身體的,那一個才是教會。這是明顯的給我們看見,教會乃是所有的弟兄姊妹,連不俊美的也在內,都有屬靈職事上的用處,個個都在那堥ぅ^主。身體上不可能有許許多多肢體是沒有用處的。―― 倪柝聲《初信造就》

 

【林前十二1516保羅對卑微的人鼓勵勸慰,腳也許會因為不能像手,做繁複的操作,自慚形穢,覺得自己的功能低微(整天踏著塵土,負荷全身的重量)。可是,這也不能使它不屬於身體。手和腳是這樣,眼和耳也是這樣。身體需要手,同樣需要腳;需要眼,也需要耳。屈梭多模一針見血地指出,腳不是與眼對比,乃是與手對比,我們很容易妒忌比自己高一點的人,不會妒忌完全不同階層的人。——《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十二15~16這堛熒N思是說,你必須照著你所是的來盡功用,而不是照著你所想要是的。因為你不是別人,所以你沒有地位拒絕你所是的。身體上的肢體根本無法作一個比較。它們在身體上的功用不同,並且每一樣在身上都是同等的需要。只有個人主義者才喜好和人比較;而這一直與人比較的習慣,顯明我們尚未看見基督的身體。許多人輕看神的恩賜,由於他們不能成為他們所羨慕的某項肢體,他們就根本拒絕他們的地位。盡功用的第一律,就是運用神所賜給我們的那一份。我們不可推託說,『這堣˙搨n我。』身體上的每一個肢體都有一份職事,而每一個肢體都是被召在主所指定的地方來盡功用。―― 倪柝聲

 

【林前十二17「若全身是眼,從哪裡聽聲呢?若全身是耳,從哪裡聞味呢?」

    “若全身是眼……”,英文的應刪去anif all the body were eye……),因為強調的是功能。身體上沒有一部分可以代替別的部分,耳不能看,眼也不能聽。正常的身體裡,兩者都是必須的。耳和聞味的也是同一道理。——《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十二17~18盡功用的第二律,就是這堜猁磼的原則,就是在教會生活中,我們總要留下叫別人能盡功用的餘地。亦即不要一手包辦,也不要身兼數職;沒有一個有見識的人,想要見到全身只有一種單調的功用。全身都是眼是不合情理的,眼睛想作全身的工作也不合情理。主命定在身體有它的多樣性。前一原則(每一肢體都須盡功用)是為那些退縮的人;這個原則乃是為那些太過的人。―― 倪柝聲

 

【林前十二18「但如今神隨自己的意思把肢體俱各安排在身上了。」

    整個論題的層次是最高的,因為肢體並不是偶然地有分在身體裡;是神安排這樣的,或說“安放”更貼切(JB)。這不只是整理排列的問題;乃是神特意創造這些肢體,為要造成這樣的身體。俱各(每一個),表示神並不只關心重要的顯眼的部分,祂的關注與創意臨及身上每一個肢體。祂乃隨自己的意思創造他們。——《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十二18「但如今神隨自己的意思,把肢體俱各安排在身上了。」

         請你告訴我,身上哪一個肢體是更好的?是手呢?是腳呢?當你思想到這個問題時,你會無從比較,因為各肢體的功用不同,而又同樣的不可或缺,然而有許多信徒,竟輕看神對他個人的呼召,當他們不能成為他們所欽羨的那肢體的時候,他們就放棄了他們在身體上作肢體的地位。這種情形,就是主耶穌在馬太福音廿五章所描述,那些僕人們憑才幹領銀的比喻。在這比喻裡,有人領五千,另有人領二千,但整個比喻的重點系於那個領一千的。這裡的危機乃是:那領一千銀子的弟兄,將他的恩賜埋藏起來。他或者自問:「我既然不能在身體裡占一個顯著的地位,那麼占不占其它地位又有什麼要緊呢?」請你記得,這是絕對要緊的!因為這比喻教訓我們,如果二千能另賺二千成為四千,那麼一千也能成為二千的。我們就是借著這樣運用屬靈的功能,才會發現生命。因著那領一千銀子的肢體將恩賜扣住了,教會的生命就受到攔阻並且貧乏下去。――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林前十二18『神隨著自己的意思,把肢體俱各安排在身上了。』我們要知道神的安排,是按祂旨意的安排,是有計劃、有配搭的安排,是有次序的,因此我們務必安於自己的地位。同時,神把我們安排在身子上,這是一個事實,是無人能推翻的;神安排上了,你脫不了這個安排,肢體只有往身自上安排,不能往別的東西上安排;只有安排在身子上才能活,才有用,才受供應,才能供應別人,否則就是死路,就是被割棄了的殘肢毒瘤。―― 謝模善

 

【林前十二1920哥林多人對某些恩賜另眼相看,這種不合宜的誇大偏差,保羅用一誇張的問句刻畫出來。一個肢體不論多重要,也無法單靠它造成一個身體,那只會變成個怪物,不是身體。事實上,肢體是多的,卻合起來成為一個身體。合一中有分別,這主旨一再重申,結束了這一段討論。——《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十二21「眼不能對手說:“我用不著你。”頭也不能對腳說:“我用不著你。”」

    眼沒有手不能成事,頭沒有腳也行不通。身體一部分儘管表現超卓,卻不表示它不需要其它不同功能的肢體,因為他沒有那些功能。巴克萊說:“甚麼時候我們對自己在教會中的地位沾沾自喜,那末,真正的基督徒事工就完蛋了。”——《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十二21『頭也不能對腳說,我用不著你。』身上最高、最體面的肢體(),不能對身上最低的肢體()說,我用不著你,何況其他相彷的肢體呢?兩個最遠的肢體尚且互相通過身體彼此服事,何況其他相近的肢體呢﹖―― 謝模善

 

【林前十二21~22盡功用的第三律,簡單說來,就是永遠不要想去切除別的肢體。不要以為我們能有元首的身份在身體中,隨便處置其他的肢體。一個肢體的軟弱或幼稚並不構成被切除的理由,(在與罪惡有關的事上,教會當然有權來管教)。我們不敢、也不能對另一位說,『我用不著你。』反倒我們發覺,從那些按著我們天然所不尊重的肢體上,反倒更能學到好多是我們所缺的。―― 倪柝聲

 

【林前十二22「不但如此,身上肢體,人以為軟弱的,更是不可少的。」

    保羅從消極的一面轉到積極的一面。肢體不但不能缺少別的肢體,而且人以為軟弱的,更是不可少的。軟弱是asthenes的比較式。強調這些肢體看來真是無關重要的。即或如此,保羅並沒有視他們為附加的,甚或受歡迎的附加品,他說他們是不可少的。身體不能沒有了他們(正如Menenius Agrippa寓言中的胃)。RobertsonPlummer說,社會中低微工人比上層才學的人,更加不可少。一個詩人也許勝於一個技工;但詩人可以全部捨棄,卻不可能捨棄全部技工。——《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十二23「身上肢體,我們看為不體面的,越發給它加上體面;不俊美的,越發得著俊美。」

    保羅在此似乎在說穿衣服,身體有些部分被視作不體面的,就會給它穿上體面的衣飾,給它特別的尊榮(譯作treat 的動詞,一般用在穿衣上,見太二十七28)。同樣,身上不俊美的部分,也是如此(就如身上的生殖器官和排泄器官),會給它加上特別的待遇(BAGD,“合宜,禮節”)。——《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十二23~25人的配搭,都是重看那體面的,重用那俊美的,結果就會強、弱、美、醜,『分門別類』。但『神配搭』教會,乃是『不體面的,越發給他加上體面;不俊美的,越發得著俊美』,『把加倍的體面給,那有缺欠的肢體』。哦,人的光景與神的心意相差何遠﹗――《讀經指引》

 

【林前十二24「我們俊美的肢體,自然用不著裝飾;但神配搭這身子,把加倍的體面給那有缺欠的肢體,」

    我們俊美的肢體(自以為好看的),不需要人再加修飾。“不必像其它部分那樣加以裝飾;不用特別待遇。這裡正如18節一樣意思,身體的構成不是偶然配合的,是神命定的。神對身體上天然不夠體面的,就特別給與尊榮。配搭表示一種和諧的配合;這字通常用在調色上。神安排身體上的各部,不會互相衝撞,而是調合成為和諧的個體。——《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十二24~25盡功用的第四律,就是要斷然棄絕分門別類,因為神的旨意乃是在身體堣ㄔi分門別類。在天上,教會是不可分的,她永遠是一。但在地上,教會的合一卻能受到侵害。就她屬天的生命說,這身體是人侵犯不得的;但就地上的功用說,可悲的是,她不僅能被人摸著,甚至被肢解。―― 倪柝聲

 

【林前十二25「免得身上分門別類,總要肢體彼此相顧。」

    神這樣做,是要防止分門別類(這字在一10指哥林多教會分黨的糾紛)。神使身體各部分配合得和諧,就防止了紛爭。反之(alla是強烈的反義字),神的計畫是叫肢體平等地彼此相顧。平等(to auto,“相同”的意思),就避免了偏袒,身體每一部分都是為整體而努力,不分彼此。不會某部分特別受優厚的照顧。以致別的部分吃虧了。相顧(merimnao)帶有焦慮的味兒,是個強烈的字眼,不是等閒的情緒。——《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十二25分門別類,也包括個人主義。許多人生活的原則,不是身體,而是個人。別人的負擔與感覺,好像都與他無關;不能和別人一同在神面前作。這就是個人的原則,不是身體的原則。有時,個人主義也會從一個人的個人主義,發展為幾個人的個人主義。在教會中,結成幾個人的小圈子,只能和他們同心相愛,和別人就格格不入。―― 倪柝聲

         『免得身上分門別類;總要肢體彼此相顧。』沒有一個個人的進步,不與身體發生關係的。比方吃飯是我的口吃,也就是我這個人吃。一個肢體有所動作,就是一個人有所動作。一個肢體所有的工作、行為,都與全身發生關係,所以必須彼此相顧。你不能獨立,以為與別的肢體無關。眼瞎,就是人瞎了。你一個人的退後、失敗,就是全人的退後、失敗我。們應當肯孤單的跟從主,同時也當顧到弟兄姊妹的進退。―― 倪柝聲

 

【林前十二25~27看見基督身體的人,有身體感覺的人,對於任何分門別類的事,任何把神的兒女分開的事,他一作,媕Y就過不去。因為他愛一切屬乎神的人,所以他不能把神的兒女分開。在身體上,愛是自然的事;在身體上,分門別類是頂不自然的事。好像一個人有兩隻手,不管這一隻手能舉出多少理由,說那一隻手多麼不好,總沒有法子把那隻手分開;分開是不可能的事。也許有人以為自己是一個脫離宗派的人,也就以為自己很懂得基督的身體。看見基督身體的人,一定脫離宗派;但並不能說,因為脫離了宗派,所以就看見基督的身體。有許多人,表面上脫離了一個宗派,卻為自己又建立了另一類型的宗派;他的脫離宗派,不過是表現自己的『特殊』,並沒有看見所有的肢體都是我們的弟兄,都是可愛的。所以,一切宗派的精神,一切分門別類的態度,一切在外面與神的兒女分開的舉動,一切在堶掩P神的兒女分開的意念,都是沒有看見基督身體的表現。―― 倪柝聲

 

【林前十二26這堣ㄛO說,一個肢體如果受苦,所有的肢體『應該』都受苦;一個肢體如果得榮耀,所有的肢體『應該』都快樂。神的話不是說應該不應該的問題。神的話是說一個肢體受苦,在事實上所有的肢體都受苦;一個肢體得榮耀,在事實上所有的肢體都快樂。因此,許多時候你有許多莫名其妙的感覺,這沒有別的,這是身體的關係。這不只是受苦和快樂的問題,這也是生命的問題。因此,我們在神面前不應當只作一個消耗生命的人,也要作一個供應生命的人。如果基督身體堥挴釭漯狣擗ㄟ鬫h,而要得著生命供應的肢體卻過多,那麼,身體的力量就要坍下去。―― 倪柝聲

         痛苦是一種感覺,快樂也是一種感覺。肢體雖有許多,但生命是相通的,所以感覺也是相通的。『假腿』外面看上去似乎差不多,但因沒有生命,所以絲毫沒有身體的感覺。別的肢體感覺痛苦或快樂,這條假腿不覺得甚麼。生命是無法裝作,也不必裝作的。生命最顯著的表現,就是感覺。一個基督徒看見了身體的生命,就必定有身體的感覺,就必定有和別的肢體相通的感覺。―― 倪柝聲

         『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若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這明顯給我們看見,基督的身體是在地上的東西。因為如果是在天上的,說喜樂,說得通;說受苦,就說不通。你不可能說,身體在天上受苦。一個肢體受苦,全體就都受苦,這明顯是在地上。只有在地上,才有一個肢體受苦的可能;也只有在地上,才有全身受苦,全身受逼迫的可能。所以,基督身體的合一,不是將來在天上的事,乃是今天在地上的事。―― 倪柝聲《初信造就》

   神的話不是說應該不應該的問題。神的話是說一個肢體受苦,在事實上所有的肢體都受苦;一個肢體得榮耀,在事實上所有的肢體都快樂。因此,許多時候你有許多莫名其妙的感覺。有的時候你不知道為甚麼覺得重得很,過兩天又沒有了。這沒有別的,這是身體的關係。―― 倪柝聲《活在基督身體堛漱T個大原則》

 

【林前十二27「你們就是基督的身子,並且各自作肢體。」

    你們是強調的代名詞,放在前面表示再度加強。身體沒有冠詞;這是哥林多人特有的信念,他們屬於基督的身體(有了冠詞,就分別了這個身體與其它身體了)。這裡強調的,是哥林多正屬於基督的身體,別無可疑之處。保羅一直說的話,都是指著他們說的。這節下半句應作“you are members in part”(ek merous,“個別”,腓立斯;十三9同一個字眼譯作in part“有限”)。保羅說每個人都屬於身體,沒有人可以自稱是整個身體,但也沒有人被排斥於外。——《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十二27我們是『各自作肢體』。肢體和細胞不同。細胞,少了一個也無關緊要;但是肢體就不能缺少一個。可惜有許多基督徒的情形,像身體上的細胞,不像肢體。他在基督的身體上沒有專一的用處,沒有盡他所當盡的本分。不把生命供應基督的身體,就叫基督的身體受虧損。―― 倪柝聲

 

【林前十二28「神在教會所設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師,其次是行異能的,再次是得恩賜醫病的,幫助人的,治理事的,說方言的。」

    幫助人的(antilempseis)治理事的(kyberneseis)兩字的意思不大明白。注釋者和翻譯者推測前者是“行善事的”(Hering),和“扶助人的”(巴勒特)作“治理事的”(NIVRSV)或“善領導”(JB)。Antilempseis不錯是指某種幫助的工作,但哪些工作需要特別的恩賜,我們就無從可知了。Kyberneseis是駛舵者領航的工作(“領航者”或“船長”兩字從此而出,徒二十七11;啟十八17)。這字表示某種方向指引,但我們無法知道指甚麼。這兩字眼叫我們體會,對於早期使徒教會生活,我們仍大部分一無所知。——《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十二28~31聖靈所賜的恩賜是什麼?其意義如何?】

答:在使徒時代,聖靈所賜予信徒的是有各種不同的恩賜,聖靈的運行是隨己意分給各人,所以信徒所占的地位和所蒙的恩賜,都是由神而定,如同祂把許多肢體俱各安排在一個身子上一樣,各盡其功用(林前十二186;羅十二4-8;弗四712)。我們從本章及以弗所書四章11節中互相參閱,可以看出聖靈的恩賜,就是神在教會所賜的各樣職分,共有十餘種,其意義分別說明如下:

①使徒——原文()(林前十二286;弗四11),意系奉差者,尤是奉主聖靈的差遣,宣傳救主救人的使者(徒十三4)。此名在聖經上有廣義與狹義之二用,廣義如救主差遣往外傳道之使徒七十人(路十1),狹義即如主的十二使徒是也(太十1-5)。

②先知——原文()(林前十二2810;弗四11),意系說預言者,就是代替神之發言者。他有講道之能,使人學道理,得安慰得勉勵,教會得造就(林前十三2,十四13431),如主降生時的女先知亞拿(路二36),在五旬節以後有人得默示為先知的,有亞迦布與耶路撒冷教會的先知(徒十一27,廿一10),安提阿教會的先知(徒十三1),猶大和西拉(徒十五32),以及傳福音的腓利的四個女兒等皆為先知之職(徒廿一9)。

③教師——原文()(林前十二28;弗四11),意思是教導教訓者,有智慧和知識,將使徒和先知所啟示的真理,心領神會,且用合宜的言語表達出來,使人受教訓,使教會得造就,如在五旬節以後,在安提阿的教會有幾位作教師的。(徒十三1,參十八24-28;羅十二7)。又如猶太人的拉比,或主耶穌皆被稱為教師者。

④行異能的——意即行神跡者(林前十二2810),是憑其信心行其超乎自然界之奇事,以取信於人,如使徒彼得罰亞拿尼亞夫婦之死罪(徒五1-12),使女徒多加復活(徒九36-42),又如保羅使以呂馬立刻瞎眼(徒十三8-12),使猶推古復活(徒廿9-12)等此類皆從聖靈的恩賜,為主作見證(參來二4)。

⑤得恩賜醫病的——意指人蒙聖靈賜他憑信心行異能醫病(林前十二928),非平常之醫病可比,如使徒彼得奉基督的名,叫一個生來是瘸腿的人起來行走(徒三1-8),又如保羅為島長部百流的父親按手禱告,治好了他的熱病和痢疾(徒廿八7-9)。

⑥幫助人的——()意指善於周濟窮人,和看顧病人的事(林前十二28),就如教會的執事,或是熱心與慈善事業之施捨濟助者(參徒六23,九26,十12;提前五910)。

⑦治理事的——()就指治理教會的長老,按照聖經分為二種,即施教的長老,平常或名為牧師,和治理的長老(參徒十五241322;提前五17;弗四11;羅十二8)。

⑧說方言的——原文()意指舌音(林前十二2810),說方言是人被聖靈感動所講出來從來未識各樣奧秘的言語。方言與作先知講道二恩賜彼此有密切的關係,乃因二者都是由神超然的能力而來(林前十四2;徒十九6)。保羅將說方言與翻方言的列在各種恩賜之後,表示這二者不是最重要的,免得哥林多教會信徒過於看重方言(林前十二1028,參十三18,二二四題)。

⑨翻方言的——意思就是將說方言者的意思翻出來,使人使教會得造就。這種翻方言的恩賜,雖與說方言的不同,且常為另一人所得(林前十四2728),但有時說和翻二恩賜都歸一人,如從「因為說方言的,若不翻出來」(林前十四5),這下半句按原文該譯為「若他不翻出來」的意思看來,可知有時這翻方言者,也就是說方言者之本人了。

⑩更大的恩賜——原文是眾數的,雖然不少解經家認為是十三章之「愛」,但保羅似乎是要信徒勿過分強調方言尋恩賜(參十四章),而更注意其他前列的恩賜。

⑾智慧的言語——智慧意指福音,就是神所啟示的真理(林前十二8,參二6-8),如為使徒們和先知們,能得這樣智慧的恩賜(參弗三45;徒六10)。

⑿知識的言語——意即用聖靈所指教的言語來解釋福音,以引起人的信心,這種恩賜亦為使徒和先知所有(林前十二8),按10節與28節的次序,可見「知識的言語」亦為教師所有(參3項)。

⒀信心——意思非指得救的信心(林前十二9),因為凡是信徒得救的信心都是相同的,此乃指工作的信心,如信徒的工作信心大小各有不同(參太十七1920;林前十三2;來十一1-40)。

⒁辨別諸靈——「諸靈」乃指感動先知的靈,「辨別諸靈」(林前十二10),意即指一個先知是被聖靈所感,為辨別諸靈的人,如在使徒時代有許多冒充受靈感的假先知起來,妖言惑眾,引誘人離開真道,敵擋基督,因此就必需有這種恩賜的人來試驗,辨別其真偽的靈來(參約壹四1-6;徒十三6-8)。

⒂傳福音的——原文()意即宣報佳音者(弗四11),如基督受膏而宣佈福音,乃膺此稱(路廿1),以後如使徒保羅和執事腓利,提摩太人等,與早世紀之諸門徒等,皆為往各地之傳福音者(羅一15;徒八4,廿一8;提後四5)。按此傳道職分之次序,系先于牧師、教師之職,其行動居處無定,常奔跑各處宣道,引人歸主,然後設立牧師教師,以作訓誨教導之責,並使信徒得著牧羊,靈性長進,堅守聖道。

⒃牧師——原文()意為護羊或牧羊者(弗四11),新舊二約中皆見之,或譯作牧人,牧者等詞(參耶十21,十二10,廿三2;彌五5;可六34;太廿五32),其職分在新約時代,乃是牧養教會,照管信徒,培養訓練造就信徒靈命之長進,帶領教會各樣屬靈的事工,以期堅固復興(參約廿一16;徒廿28;彼前五2)。

以上所列各樣的恩賜和職分,是在使徒時代教會記憶體在的,因在那時為要遍傳福音,廣行神跡,設立教會,需要大量超自然的現象和屬靈的恩賜,但至以後卻是無此需要,是以證明神並非都要這些職分琣s下去,所以我們現今的教會,如使徒,先知,行異能的,說方言的等都是罕見的,而有些職分神仍要繼續賜下所需的恩賜,如執事,長老。教師,傳道者等就常保留了。——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林前十二28-31在使徒時代,聖靈賜予信徒各種不同的恩賜,其中只有一種是“說方言的”,何以今日有人主張每一位信徒必須說方言?】

    保羅在這段經文詳列聖靈所賜予信徒的恩賜,共有十種:

    一、使徒。二、先知。三、教師。四行異能的。五、醫病的。六説明人的。七、治理事的。八、說方言的。九、翻方言的(3節)。十、但最大的恩賜則為“愛”(十三章)。

但亦有解經家把本章810節的一切恩賜加在這些恩賜中變成共有十四種,即除上述十種外尚有:

十一、智慧的言語。十二、知識的言語。十三、信心。十四、辨別諸靈。

    保羅把說方言與翻方言擺列在各種恩賜之後,表示這兩者不是最重要的。同時,保羅在2930節曾作“反問”,其中有一句是:“豈都是說方言的麼”?當然不是。這就證明那些強調每一信徒必須有說方言恩賜者的理論,不合聖經。

    還有,看哥林多前書十四章所詳細解釋的話,足以表示說方言並無重要性:

    一、說方言是對神的,不是對人說的(2節)。

    二、說方言是造就自己,作先知講道是造就教會,當然造就教、會更重要(45節)。

    三、最重要的論調表示說方言不重要是在19節:

    “寧可用悟性說五句教導人的話,強如說萬句方言”。方言與教導的話是五與一萬之比,不值得重視與追求。

    四、說方言是為不信的人作證據,作先知講道是為信的人。所以在教會內毋須以能說方言為榮(22節)。

    五、說方言的人若無人翻出來,則須閉口不說(28節)。

    六、那些在教會中因說方言而引致教會內情形混亂的,也被保羅禁止(35節)。

    七、保羅勸勉信徒要切慕作先知講道,但不禁止說方言,表示“講道”比“講方言”更重要(39節)。―― 蘇佐揚《新約聖經難題》

 

【林前十二2930這一串問句都用me這分詞開始,表示預期“否定”的答案。這串修辭性的問號,正合保羅辯駁的作風,加強了人人有分別的意味。信徒從神領受的恩賜各有不同,不能因人人都有,就輕看歧視,因為人人不同。保羅在此刪掉了“幫助人”及“治理”,卻加上豈都是翻方言的嗎?——《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十二29~30『豈都是』意思就是『不都是』。神在教會中所設立的,有各種不同恩賜,有使徒、教師、幫助人的、治理事的…各種各樣的合在一起,才是教會。但有許多弟兄,就是歡喜一種工作。有的弟兄,就是以為他那一種的工作最要緊,不肯讓別的恩賜,有機會發揮他的恩賜。教會一在工作上,對任何弟兄姊妹加予限制,就不是教會,而是宗派。因為你不給他機會事奉,他就要另外尋找出路。―― 倪柝聲

 

【林前十二31最大恩賜「你們要切切地求那更大的恩賜,我現今把最妙的道指示你們。」】

基督徒與世人不同的地方在那裡呢?基督徒真正的價值在那裡呢?基督徒屬靈生命的長進和追求又在那裡呢?實在說來就在「愛」的上面。愛似乎是看不見的,卻是非常實際的,連小孩子也懂得父母的愛。任何人都會感覺到愛,也都喜歡愛,需要愛。沒有愛,世界變成沙漠,人間成為地獄。有了愛,才能使世界開滿鮮花,人間成為天堂,有了愛則像神,因為神就是愛(約壹4816),所以應當求這最大的恩賜和最妙的道,就是愛。

愛究竟是什麼,口才、知識、信心、能力、善行都不足比較。愛是一種生命,是一顆特別的心,在一個人裡面,將它表顯出來成為具體的愛。愛的心和具體的表現有許多方面。這裡提到,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林前134  ~7)如果仔細看來,愛的特點就是不求自己的益處,而求別人的益處,愛不是要得什麼乃是要給什麼,愛是光明的,沒有黑暗。愛是恆忍的,非變化無常的。

這不是一種自私的愛,有不義的成分在內。這愛實在是神的心和基督的生命,藉著聖靈住在人的裡面,與世人的愛是不同的。這愛雖大卻不包括罪惡,不越乎真理,雖柔卻剛強有力,雖隱卻永不止息。──《每日天糧》

 

【林前十二章綜合】本章所提及的四大原則,事實上都不是命令式的,這些原則乃是說到身體是怎樣的時候,藉著對人身體上生命自然的彰顯和成長,來描述這四個律。它叫我們想到生命的一個重要特徵,就是生命的知覺。一個活物若無知覺,生命的證據就很少。如果個人的生命是真實的,那麼『身體』的生命也是一樣的真實,那些有生命的人,是與別人共有它的,而認識『身體』的人,都知道那生命的團體性質。因為『身體』不僅是一個原則或道理,它照樣也包含一種知覺。―― 倪柝聲

         我們要認識『新人』,大半是藉著他的恩賜和工作來看見他。林前十二章很清楚的描寫這新人的幾分恩賜和工作。在這章聖經堙A我們又看見,這新人和我們老舊的、外面的、屬血氣的人,是完全不同的。新人和舊人是兩個明顯不同的實體。十字架隔在新人和舊人中間,十字架在舊人上面寫著『死亡』,在新人上面寫著『生命』。―― 倪柝聲

         林前十二章究竟表明甚麼呢?我們當知道一件最緊要的事,就是聖靈所生的新人,必須有專門屬靈的恩賜,來作聖靈呼召他、豫備他作的工作。聖靈是按著神的旨意,安排每一個信徒。神知道我們在基督的身體上有甚麼責任,神也供給我們去盡祂所派我們的責任。在這一章聖經堙A我們看見許多恩賜都是供給新人去按神的旨意成就他所接受的呼召。我們也看見神隨自己的意思安排分配一切。這些恩賜,並不是甚麼奇異的顯露,乃是屬靈生命尋常自然的表顯,顯明主供給他叫他作專門的事工。―― 倪柝聲

 

【林前十二章綜合】基督的教會,乃是神『運行』的(6),神『安排』的(18),神『配搭』的(24),神『設立』的(28)。所以凡有人努力,人安排,人配搭,人設立的地方,都是證明那堹吨眻郱|的實際。――《讀經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