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哥林多前書第四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林前四1「人應當以我們為基督的執事,為神奧秘事的管家。」

    (英文有so then 開始),既然如此,從上述的論點引出來,信徒的事奉既然基於這等真理,對使徒就有以下的看法:人應當看他們為基督的僕人(執事),這僕人與三5diakonos)一字不同,而是hyperetes,(保羅只在這處用這字)。這字原意是underrower,即在大船下層搖槳的人。從此引伸作一般事奉,雖然更通用於較低層的工作(“subordinates”,NEB),是受人指揮的。傳道者承擔了神奧秘的事。受委託是oikonomoi譯出來的,是指一個管大家宅的人(Hering作“行政人員”;顧思壁作“經理人”)。富戶若想免因管理奴僕而疲於奔命,就必須雇人替他照管家業常務,這個人就叫做oikonomos(參路十六1)。他是個有職責在身的人,在其它人之上,指揮日常操作。不過,他服在主人之下,而且通常是個奴隸。對主人來說,他是奴隸;對其他人來說,他就是主人。奧秘事(mysterion)見二7。傳道者承受的職責範圍,是神的啟示。——《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四1我們為基督的執事,為神奧秘事的管家在何意?】

答:保羅說,「人應當以我們為基督的執事,為神奧秘事的管家。」這裡所指的「執事」,不是平時所稱的長老執事,乃是指「教牧」而言,在原文字是指()(注),與林前三5節之執事()一詞不同,是表示教牧與教會的關係,耶穌基督論到自己也曾用過此字(可十45;參一九二題)。在本節的執事二字,意即在下麵湯槳的船奴,齊按船主打鑼之聲而同時湯槳,所以此字即有完全服從的意思,用之於教牧,即表明教牧與主的關係,乃在絕對服從,教牧本身沒有權柄,乃要專以主的吩咐之事為念。「神奧秘的事」就是神所啟示關於人得救福音真理,與林前二7節「神奧秘的智慧」意義相同(參一九八題)。「管家的」是保羅用於教牧的另一名稱,表明教牧與真理的關係,教牧要將神所啟示的奧秘真理,按時分靈糧給人,要有忠心,萬不可摻雜人的智慧,加贈自己所發明的新道理,也不可隨意減少神的話語,這是作一個教牧者忠於主所當應守盡職的本分。

:執事——林前四1(),意湯舟之人,服役之人,衙役‘僕、協助者,其字源是由()在下,與()湯槳夫役,相結合而成的。

執事——林前三5(),意服役者,執事,會役。——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林前四1~5保羅說:『我被你們論斷,或被別人論斷,我都以為極小的事;連我自己也不論斷自己』(3)。在那樣是非混亂之中,他能如此超脫,是因為他實在認識主的主權――『但判斷我的乃是主』(4)。他只求自己在主面前『忠心』(1),能『從神那堭o著稱讚』(5),就夠了。――《讀經指引》

         這媊陽@『執事』的字,原文不是doulosdiakonos(僕人),而是更繪影繪聲的字眼huperetes,原指『下層槳夫』;在使徒時代,地中海上的越洋大船都由奴隸划槳,這類奴隸槳手,有些是安置在底艙,是在又熱又髒的環境中作苦工,必須完全聽從主人的命令;他們就是被稱作huperetes。── 蔡偉賢《學習領導──屬靈領袖典範》

 

【林前四2「所求于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

    保羅引用當日對oikonomoi的慣例來申明:依這裡的例子來說,這人不會受主人日夜的監督;因為主人若要凡事檢察,何不自己動手做?因此,oikonomos的主要條件,就是要忠心(“可信賴”trustworthy, NEB)。這不單用在使徒身上,所有信徒都是如此,這字也用在一般信徒身上(彼前四10)。——《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四2神的判斷不根據才能、恩賜,乃根據忠心;人能忠心,就是已達到了神要求的頂點。―― 謝模善

 

【林前四3「我被你們論斷,或被別人論斷,我都以為極小的事,連我自己也不論斷自己。」

    論斷是譯anakrino這字的,在二14以下也有用,(見注)。嚴格來說,這不是指最後審判,而是初步審查,引進那大審判(莫法特,crossquestion)。保羅對從人來的初步察探,並不放在心上,他寧可等大審判者來臨。被人論斷(Human court)是個奇特的用詞,字面解是“人的日子”(human day)(參徒二十八23),在第二、三世紀的護身符上出現過(見BAGD),依我所知就沒有別的地方用過了。“日子”似乎是指審判的日子(參三13;參當今所說“上庭的日子”)。保羅是說,人對他的判斷,實無足輕重,“不過,並不是說人家批評他,他不傷痛,而是他不因此搖動”(Wilson)。——《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四3~4『連我自己也不論斷自己…但判斷我的乃是主。』如果有一個外面的是非,我們就很容易斷定我錯了,或者我不錯。保羅不憑著外面的是非,所以他只能說我不論斷我自己。論斷我的乃是主,祂是我堶悸漸糽R,在我堶惜瑔玊琚C―― 倪柝聲

 

【林前四4「我雖不覺得自己有錯,卻也不能因此得以稱義;但判斷我的乃是主。」

    NIV譯本刪去了“for”(因為,gar),這字是連接上面的論據的。保羅覺得在他的事奉上,並沒有甚麼重大的差錯,但他並非因此而自信。因此得以稱義譯自dedikaiomai,是個法律用詞,是宣判“無罪”(acquitted, JB)的意思。保羅很喜歡用這字表示信徒在神面前的地位;是“稱義”的通用字。這裡也許並不是用在法律上的意思,保羅是說,他事奉忠心與否,判語是主頒佈的,不是他自己的良心。判斷是anakrino,這裡雖然沒有強調是指初步審查,但這動詞的含義也表示,最後的審判在下一節才出現。主,保羅一般稱“主”就是主耶穌(參林後五10)。——《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四5「所以,時候未到,什麼都不要論斷,只等主來,他要照出暗中的隱情,顯明人心的意念。那時,各人要從神那裡得著稱讚。」

    從這番話引發保羅勸勉人不要早早作判斷(krino),這裡me與現在命令式合用,可能表示哥林多人已經有這樣的行為了。這話的語氣就是:“停止判斷”!heos an譯作只等(Till),是假設語氣,這句法表示主必然再來,但是不知甚麼時候。神的審判是完全的,祂要照出暗中的隱情。新約裡暗中帶有道德性的意味,保羅可能是指罪惡的事;不過,這裡似乎當作現今隱閉未顯露的事更為貼切。人心的意念(G. Schrenk, TDNT, I, P.635作“人心最深藏的動機”),是指隱秘的意欲,包括好的和壞的。只有主才能審判隱秘的事(參羅二16),這個審判才是當真的。因此,得稱讚的是得神的稱讚,唯一有價值的稱讚。康哲民認為這稱讚“是獎賞,不是功德”,並指出這字是法庭上用的。從(apo)是指來源,就表示是最終的審判,是從神發出的,再沒有上訴的餘地。——《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四5『所以時候未到,甚麼都不要論斷,只等主來,祂要照出暗中的隱情,顯明人心的意念。』這婸‘X如何能不論斷人,以及被人論斷時而不生氣的秘訣,那就是認識主耶穌二次再來時的最終顯明。是的,若我們只求主的顯明,只讓主來顯明,就不會去論斷人,也不因被人論斷而感不平了。――《讀經指引》

 

【林前四5「只等主來……」】

審判的情形有四種:

別人來審判——我們的行為常被別人眼光來鑒察與審判,我們自己不知道,卻逐項都受檢查,有鄰居、同事、同工、僕人等。他們來評論我們,將我們的信仰與生活來比較,一方面也設法來原諒他們自己,不必苛責自身的缺點。究竟他們所審判的未必能使我們大受影響,而且也不會有持久的力量。

信徒來審判——我們常常被喚至教會同道面前受審判,有時不一定是我們言行不一致,或者是因為我們比他們走快一步。太熱心,太殷切,太特別,也一樣會受許多批評。真實,我們若確實知道神的靈感動,就不必右顧右盼地顧慮同道們的評論。

良心的審判——我不論斷自己。我們常看自己的寬容的態度,與比我們差的人衡量。可見論斷自己常不準確。所以良心的審斷還還得在最高法院最後的判決。

上主的審判——主必來,祂要照出暗中的隱情,顯明人心的意念,但願那時個人要從神那裡得著稱讚。

── 邁爾《珍貴的片刻》

 

【林前四6「弟兄們,我為你們的緣故,拿這些事轉比自己和亞波羅,叫你們效法我們不可過於聖經所記,免得你們自高自大,貴重這個,輕看那個。」

    轉比這動詞(meteschematisa)很獨特,意思是“改變形式”,“改造”(腓三21),也可用作“假扮”(林後十一1315)。這裡的意思是,保羅似乎在用一種比喻方式(schema這名詞多用在修辭性的形象上),說:“我用自己和亞波羅為例,闡明我要教你們的功課。”(BAGD;參腓立斯,“上述我用自己和亞波羅作範例”)。保羅稱哥林多人弟兄們,這親密的稱呼印證他所作的是為你們的緣故。

    保羅不想他們貴重這個,輕看那個,並以此沾沾自喜。當然,信徒對領導他們的屬靈人,滿心讚賞喜愛,原是應當的;但若喜愛某一個領袖,以致反對另一個的時候,就越出正軌了。這就是分黨派之禍。動詞自高自大(physioo, to be puffed up“高傲”)在這信中出現六次(四1819,五2,八1,十三4)一次在歌羅西書,新約再沒有別處出現了。保羅顯然覺得這字用在哥林多人身上最合適不過了,他們沉浸在驕傲的罪裡,比別人更甚。分黨的作風,根本上與自大狂有何分別?——《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四616~17『效法』前面弟兄姊妹,若只效法他們身上那些基督的成分――『記念我在基督堳蝻辿璅ヾz,就不會發生難處,因為基督總是叫人合的;若是效法得太過了,越過他們身上基督的成分,而效法到他們個人的習性、舊造的色彩等,就會導致不和,因為基督之外的人、事、物,總是叫人分的。為此使徒才沉重的囑咐說,『效法我們不過於聖經所記』,免得『為著一個吹噓,而抵擋另一個』(6節末句直譯),以致產生宗派的難處。――《讀經指引》

 

【林前四7「使你與人不同的是誰呢?你有什麼不是領受的呢?若是領受的,為何自誇,彷佛不是領受的呢?」

    保羅在此用單數的你,他是假設對一個“自大”的哥林多人說話,使……不同這動詞(diakrinei)意思是:先“尋出分別”,然後“自居優位”。這裡可能是用第二個意思(參RobertsonPlummer)。這句詞鋒尖銳的問句,有第二句接上去,提醒他們沒有一樣與生俱來的才幹不是從神來的;接著第三句問話指出,若全是神所賜不是個人的成就,自誇實在愚不可及。這裡重複強調要摒棄屬世的智慧;依屬世眼光看,哥林多人可能的確有可誇之處,但信徒並不接納世上的標準,他們知道憑自己一無所有,一切都是神的恩典,屬世的自吹自擂,全無立足之地。——《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四7『使你與人不同的是誰呢?你有甚麼不是領受的呢?』我們與別人並沒有甚麼不同,我們之能有今天的光景,都是神恩典工作的結果。――《讀經指引》

 

【林前四10「我們為基督的緣故算是愚拙的,你們在基督裡倒是聰明的;我們軟弱,你們倒強壯;你們有榮耀,我們倒被藐視。」

    聰明這字(phronimos)與本書信前面用的(sophos)不同,但意思上沒有多大分別(康哲民說是“修辭上的變化”而已);不過,也許保羅變化一下字眼,就把收信的讀者與前面指責的屬世聰明分別出來了。也可能暗示“這教會與世界融洽得近乎危險了”(Findlay)。他並不是說哥林多人真的聰明,不過他們自誇的聰明才智,是保羅自己也不會自稱具備的,此外,他們又自恃強壯榮耀(endoxoi,是“顯赫”,“威榮”),保羅卻自知軟弱(二3;參林後十10,十二10),被藐視(參林後十一2425;他用的字atimos,“沒有尊榮”,有時用在剝掉公民身分的人)。——《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四11「直到如今,我們還是又饑、又渴、又赤身露體、又挨打、又沒有一定的住處,」

    又挨打一字(kolaphizo),保羅是用描寫耶穌受虐待的字眼(太二十六67)。施密德(K. L. Schmidt)認為這字包括虐待與侮辱(TDNT, iii, p.819, n.5)。——《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四12「並且勞苦,親手做工。被人咒駡,我們就祝福;被人逼迫,我們就忍受;」

    保羅曾好幾次表示,他自食其力維生(例帖前二9;帖後三8;參帖前四11)。由於希臘人蔑視勞動的工作,看作奴隸的分,這話就更意味深長了。這裡所說的,是真真操勞的工作,動詞表示操勞到疲累萬分。保羅在這一帶中間,改變了句法,把注意力放在使徒對患難的反應。被人咒駡(也是用在基督身上的字,彼前二23),他們的反應是祝福(參太五3845;路六2736,注意28節)。被逼迫,就忍受。——《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四12~13『被人咒罵,我們就祝福;被人逼迫,我們就忍受;被人毀謗,我們就善勸。』這是我們對於那些反對我們的人所該有的態度(不該是以牙還牙的報應)。但這並不是我們自己所能作得到的,乃是主的生命在我們堶情A使我們能活出來。――《讀經指引》

 

【林前四13「被人譭謗,我們就善勸。直到如今,人還把我們看作世界上的污穢,萬物中的渣滓。」

    這一節末了他用兩個很逼真的字眼:污穢、渣滓,成為這一句的高峰。污穢一字是perikatharmata的複數,意思是“大掃除後清除的東西”,即徹底清潔後拋棄的垃圾;渣滓,peripsema,意思也不相上下,稍為詳細一點而已,“洗擦後抹除的東西”。除垢就是洗淨,兩字就帶上了“代贖犧牲”的含義,就是洗除罪汙所獻的祭。這字不是用在一般的獻祭上,而是用在某些地方實行的人祭。這樣看來,似乎這字就高貴了一點,其實不是;被獻為祭的人,是最沒用處沒地位的人,在社會上最卑下最沒有價值的人。F. Hauck說,perikatharma一字寫出三股意義來,“代贖的祭,人家不看在眼裡的,被丟掉的”(TDNT, iii, p.431);此外G. Stahlinperipsema一字有許多解釋,其中有“貧賤無用的人……把自己的性命不合情理地棄掉的人”(TDNT, vi, p.90)。因此保羅在此指出,使徒被看為一文不值(參哀三45)。直到如今(希臘文放在末後),再一次指出他們的受苦並未過去,乃是當時使徒們的處境。哥林多人也許自以為處境優越,但保羅對自己在世上的身分,卻絕不存妄想。——《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四14「我寫這話,不是叫你們羞愧,乃是警戒你們,好像我所親愛的兒女一樣。」

    他對他們如同親愛的兒女,充滿溫情,他一心要警戒他們。他用的動詞(noutheteo),確有責備錯失的含義(多半譯作“勸戒”),不過這一節很明顯是充滿愛的批評。這字的同根名詞,是用在父親對兒女的責任上的(弗六4)。——《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四15「你們學基督的,師傅雖有一萬,為父的卻是不多,因我在基督耶穌裡用福音生了你們。」

    paidagogousNIV,譯監護人,中文作師傅),這字不易翻譯,因為在我們的社會裡,沒有相等的位分。這字指的是一個奴隸,卻負責看管一個男孩。paidagogos是伺候男孩的私人差役,帶他上學、回家,聽他背書,教他禮貌,照顧他起居;他有權要求人尊重他的身分,人們也尊重他(布魯斯)。他當然是個很吃重的人,但是Craig指出,他可能是個無足輕重的奴隸,而且別人也可以取代他的。他和作父親的,分別就很大了。保羅既然親自苦心建立了哥林多教會,就在基督裡有為父的身分(參九2;門10)。這樣,清楚看出兩要點:第一,保羅對他們的愛深厚異常,這是很自然的事(參屈梭多模,他在此不是爭取尊位,而是擺明他極度的愛)。第二,不管他們從別人的工作受益多少,他們受於保羅的仍然最多;因此他們必須聽從他的訓勉。——《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四15對待哥林多教會,保羅感到他是處在獨特的地位,師傅(paidagogos,現代中文譯本翻譯為監護人,見加三24──譯者註)並不是小孩的老師。他是一個年老可靠的奴僕,他每天把小孩帶到學校,訓練他的倫理道德,當心他的品德,使他成為一個正直的人。一個孩童可以有好多位師傅,不過他只有一個父親。在未來的日子堙A哥林多信徒可能有多位師傅,但是他們之中沒有人能做保羅為他們所做的事;沒有人能在基督堨穸X他們,獲得新生。

 

【林前四17「因此我已打發提摩太到你們那裡去;他在主裡面,是我所親愛、有忠心的兒子。他必提醒你們,紀念我在基督裡怎樣行事,在各處各教會中怎樣教導人。」

    提摩太訪哥林多之行,所知有限。保羅必然察覺事態不妥,就差提摩太去澄清。NIV把書信體的簡單過去式當作進行式,I am sending(有未來的意思),但多半當它作過去式,保羅已經差他去了。從信開頭問安中,沒有提摩太的名字,就有了證據(比較林後一1;參帖前三2)。保羅差提摩太,是要提醒他們,記得保羅“在基督裡的行事為人”(NIV作生活態度)。這裡再一次提及保羅的榜樣;“行事”ways一字,大概是反映出他的猶太背景,因為“在希臘文並沒有甚麼道德上的意味”(巴勒特),而猶太人則很看重拉比式觀念裡的halakah(根據聖經而定的守則)。保羅再清楚表明,他不是單對哥林多教會如此要求,而是在各處各教會中同樣教導人(參七17,十一16,十四3336)。他在哥林多的言行,與在別處一樣,因此,他也指望他們有同樣的反應行動。——《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四18「有些人自高自大,以為我不到你們那裡去;」

    有人自高自大。他們肯定了保羅不會再來他們那裡的了,一心認為提摩太會來,保羅不會來,因為他不敢再面對他們;這樣,他們依附保羅就毫無補益,反對他也無須顧忌了。——《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四19「然而主若許我,我必快到你們那裡去;並且我所要知道的,不是那些自高自大之人的言語,乃是他們的權能。」

    他很快就會來,只在乎主若許我(參十六7及注釋)。他不自作主張,乃由主指示去向。主可能認為這時候不給他開路去哥林多,這個他也明白;但他要指出,只有神的阻攔才能阻止他來。保羅有個特色,就是他很能分辨出人口講的,和實在行出來的(二413;帖前一5;參羅一16)。哥林多反對他的人,可能口才橫溢,但他們有權能麼?福音並不只是告訴人該怎樣做;神賜能力使人可以做得到。保羅的對手儘管說得天花亂墜,無關重要;要緊的是他們有沒有顯出神的大能來,“是一種屬靈的效能,被賦與的人傳授神的話時,衷誠熱切”(加爾文)。——《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四19~20神一臨到人,人總必認罪、悔改、重生、改變,因為神有權能;一個多認識神、親近神的人,也必多有權能。―― 謝模善

 

【林前四20「因為神的國不在乎言語,乃在乎權能。」

神的國是耶穌教訓中最常出現的主題,在新約其它經文則較不突顯,保羅在本書中用了幾次(六910,十五2450)。這國度在乎神的權能,就如趕鬼的能力(路十一20),這裡正是強調這種能力。神的國不單是一番好教訓,不單是口頭的言語,“一個人口若懸河,卻空無一物,實在不值一顧”(加爾文)。其實,人本知道該怎樣為人的,問題是明知道善卻行惡罷了。人需要神的能力,才配在神的國中生活。這裡可能故意與第8節哥林多人自誇的話對照,這才真是王者之風。——《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四21「你們願意怎麼樣呢?是願意我帶著刑杖到你們那裡去呢?還是要我存慈愛溫柔的心呢?」

    問題不在保羅來不來,而是怎樣來,他把這問題擺明在他們面前;他可以帶著刑杖來,以及嚴正不苟,要管教責備;他也可以存慈愛溫柔的心來。不過,這就在乎他們能否接受得來,取捨全在哥林多人手上。——《丁道爾聖經注釋》

 

【林前四綜合】使徒作見證說,他們『好像定死罪的囚犯』,『為基督的緣故』,成為『愚拙』、『軟弱』、『被藐視』、『又飢、又渴、又赤身露體、又挨打、又沒有一定的住處,並且勞苦,親手作工,被人咒罵…就祝福,被人逼迫…就忍受,被人毀謗…就善勸』,被人『看作世界上的污穢,萬物中渣滓』(9~13)。這正是基督和十字架實際的彰顯,也就是他們作神『奧秘事』『管家』的『忠心』(2)。但更寶貴的是,『直到如今』(1113),他們還是這樣;沒有中途變節,沒有遇難思遷,沒有從十字架上下來。所以他們能一直保有屬靈的『權能』(19~21),也能剛強的叫人效法他們(16),因為他們實在就是基督的彰顯,基督的見證。――《讀經指引》

 

【林前四綜合】保羅說他是:(1)管家(1~5);說到自己的忠心,不可妄加批評。(2)使徒(6~13);說到他遭受的苦難,他是勞苦的,不可輕看。(3)父親(14~21);說到他屬靈的權柄,不能反抗,該接受他的警戒和管教。―― 牛述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