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約翰福音第十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約十1「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人進羊圈,不從門進去,倒從別處爬進去,那人就是賊,就是強盜。」

    羊圈代表牧人所統管國度的整個制度。羊群乃是指祂所管理的那些人。——《摩根解經叢書》

 

約十13{\Section:TopicID=313}羊圈和看門的

   問:約翰福音第十章的「羊圈」和「看門的」何所指?

  答:「羊圈」就是猶太教的範圍;「看門的」就是聖靈。「從門進去」──主耶穌遵托萿k和先知所預言的而來:「看門的給他開門」──所以聖靈就離開他開門,叫他能遇戎L當遇的猶太人:「把羊領出來」──將這些相信祂的猶太人從猶太教裡引出來:「我另外有羊,不是這圈裡的」──這是外邦信主的:「合成一群」──猶太外邦,合成教會。―― 倪柝聲

 

【約十1~21羊圈的比喻要義解法如何?】

答:這是耶穌繼續第九章以後所講的一種比喻,是針對法利賽人而發的,其中設有樣的門,好牧人——代表耶穌自己(約十711)。盜賊——乃指法利賽人,或一般異端邪道者(約十110,九4041,彼後二1,弗四14)。羊群——代表信徒。雇工——代表為了金錢無顧念無愛心的工人(約十1213,彼前五2,提後四10)。狼——代表掠奪傷害人的假先知,假宗教者(約十12,太七15,徒廿2930,彼後二1,參彼前五8)法利賽人不能領會明白這比喻的涵意,他們雖然說能看見(約九4041),但顯然唉屬靈的眼界上還是瞎子,因此耶穌就作了解釋,將這比喻告訴他們:

①牧人和羊圈(約十1-6)——在東方民族的羊圈,是一個四圍有牆的圍欄,多半只有留一個缺口,牧人和羊都從這個門進入羊圈,晚上則由一個看門的人在進口道把守看顧群羊,牧人在早晨來到,看門的就給他開門。羊也認識牧人的聲音,牧人按名叫羊群出去,牧人在前頭走,羊也跟著祂而行,但那不從門進去,倒從別的地方爬牆進圈的人,就是盜賊,不是真正的牧人,他立刻在羊群中造成混亂的失錯的現象,因為羊不認識強盜的聲音,不跟從祂,就要逃跑了。

②主是羊的門(約十7-9)——猶太人的羊圈有時候是無門的,牧人常是橫臥在羊圈的入口正中,借著這門,才能進到父神面前(約十四6,弗二18,羅五12,來十19-22),凡從主進來的,必然得救,得自由,得滿足,得更豐盛的生命(約十9,三17,八32,西二910,弗二78)凡在祂以先進來的,都是強盜,如法利賽人,羊不聽他們,因他們是強橫無理,行假權柄,冒充牧人,其目的是要傷害羊的,所以在此顯明只有耶穌才是救恩之門,除祂以外,並無別路可走,別無拯救(徒四12,參路十三24,太七1314,箴十四12)。

③主是好牧人(約十11-21)——在舊約聖經中屢次提到耶和華是好牧人(詩廿三1,賽四十1011,結卅四11-15),耶穌在法利賽人面前,將這名歸於自己,表明祂自己是神(約十30),自稱為好牧人,因祂是滿有溫柔,愛心,祂牧羊,看顧,保護,醫治群羊,能拯救羊群,為羊捨命(約十111517,結卅四1516,參撒上十七34-36),如此祂對待羊的一切恩典,自然都是包括在內了,那作雇工的,不是牧人,因他是貪愛錢財,當危難逼近的時候,他沒有愛心,不顧念羊群,就棄羊逃走,羊就被那披著羊皮的狼來吞滅了(約十1213,太七15,參彼前五28)。主是好牧人,是和羊群互相認識與瞭解,如同聖父與聖子關係之深切認識一樣(約十1415,十四20,十五910,十七21),並且祂「另外有羊」——就是按那些外邦各國,凡是信主的人,必須領他們來,合成一群,歸於一個牧人了(約十14-16,賽十一10,四九6,徒十五14,弗二19),祂不但是有權柄為羊舍去生命,而且能夠把生命再取來,這種舍與取的生命決定,完全出於主的甘願心,和順服父神的旨意而行(約十1718,二19,徒二2324),猶太人為這些話,又更加一件紛紜了,有些人說耶穌是瘋子,另有人評論耶穌所說的話,所行的治病神蹟,都表明祂不是被鬼附著的(約十19-21,七20,八4849,九16,參路二34)。——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約十2「從門進去的,才是羊的牧人。」

    門是羊進入羊圈的地方。他們已經把那人從一個羊圈中趕出去,但耶穌把他領入另一個羊圈。門代表進入的道路,牧人代表管理凡從門進來之人的權柄。——《摩根解經叢書》

 

【約十4主在前頭「既放出自己的羊來,就在前頭走,羊也跟著祂,……」】

我們一生都是在走路,路走錯了,結局是非常危險,應當走什麼路,怎樣走呢?怎樣度過這一生,才能到達那榮美之地呢?有的人不管什麼隨便走一通,混一生就算了,那當然是極愚昧的。但也有人走一條路,自己以為正的路,也是行不通的。

我們都像羊一樣,非靠牧人不可,自己不認識路,就是知道而沒有牧人的領導,看顧,保衛,也不能獨自行走。我們不能盼望對前面很長的路很清楚,因而不需主的帶領,自己走就是了。我們必須時時仰望主,跟著祂往前走,祂就是我們的路。什麼時候離開祂,就沒有路走,跟隨祂是向前走。乃是往父神那裡去的通天道路。

許多信徒走錯了路,陷入危險和迷失之中,都是因為沒有看見主走在先頭而跟著祂,卻自己找一條以為是正確的路而行走。羊和牧人本當在一起的。照樣,我們也必須一直有主的同在,讓祂領我們,不但領我們一生的路,也領我們每天每時每一步的路,讓我們不見別的路,也不知道怎樣行,只看見主自己在前頭走,我們跟著祂就是了。──《每日天糧》

 

【約十8「凡在我以先來的,都是賊,是強盜,羊卻不聽他們。」

    從這門進入,來到我這裡的,他就能找到進入這真實等次的道路。——《摩根解經叢書》

 

約十8{\Section:TopicID=314}誰是強盜

問:約翰福音第十章主說:「在我以先來的都是賊,都是強盜。」請問賊、強盜指誰?

答:主耶穌在這裡並不是指先前的先知的。祂的話語是指式G受默示的預言基督的先知終止後,四百年來,支配猶太宗教思想的文士說的。他們並不是神所差遣的僕人。他們擅自教訓。先知們比他們先來,他們比基督先來。主並不說到在他們之前的先知是有錯誤的。主只說,他們在祂以前來的是賊、強盜,偷搶神的羊群去聽從自己的。―― 倪柝聲

 

【約十9「我就是門,凡從我進來的,必然得救,並且出入得草吃。」

    「出入」:指「生活」。── 蔡哲民等《約翰福音查經資料》

 

【約十10豐盛生命「我來了是要叫人得生命, 並且得的更豐盛。」】

聖經中有許多的命令、教訓,一方面叫人不要作什麼,一方面又應該作什麼。一方面是禁止,一方面是要求。從外面說來,的確有許許多多,該有的和不該有的生活、言行、品格。但歸納起來,不過是兩個人的問題,即舊人與新人,亞當與基督的問題。神所禁止的,定罪的,就是舊人裡的生活、行為。神所要求的就是在基督裡的生活行為,這也是兩個生命的問題。

什麼樣的生命有什麼樣的生活與行為,我們原來的屬亞當屬肉體的生命、性情、喜好、思想、言行都是舊的。屬世的,與神不合的,應當定罪滅亡的。神所要求的,不是舊人改變一下,乃是換一個新的生命。從這個生命裡出來的一切才是好的,蒙神悅納的。這個生命在我們重生時,已經進入我們裡面。同時舊人,舊的生命,當我們接受主的時候,按地位說是與主同釘死了。

所以今天我們不是憑自己就能作好的,乃是徹底放棄舊人,將之支付十字架。同時以基督作我們的生命(西33),雖然重生時已得著,但要得的更豐盛,才能勝過舊生命,彰顯主的榮耀和美德,真能討神喜悅,與神相合。──《每日天糧》

 

【約十11「我是好牧人...。」

   「是」字在原文是現在式,不是過去式「曾是」,也不是將來式「將是」,也不是未定式「或是」。祂現在是,祂永遠是。在主日是,在星期一也是,在一星期中每一天都是;在正月是,在十二月也是,在一年中每一月都是;在家裡是,在外鄉也是;在平安時是,在危險時也是;在豐余時是,在缺乏時也是。在任何環境中都是好牧人。─ 選

 

【約十1115耶穌說他是好牧人。希臘文的好字有兩個寫法。agathos單指一件事在道德品質方面的好;kalos則指全然迷人的好。耶穌是好牧人,所用的詞是kalos,因此,我們發現他不但忠心、殷勤,而且好得使人入迷。有時候鄉人提到某人是一個好醫生。他們不光指他的醫術高明;也指著他的仁慈心懷,同情心和獲得大眾的友誼而言。耶穌是好牧人,他不但有能力,也有愛心。

    其次,本段經文中的羊群,就是基督教會,它面臨雙重的危險。外面的攻擊,來自豺狼、竊賊和強盜。內在的問題,則來自假牧人。教會的危機是雙重的。不但時有外來的攻擊;而且散會裡面若出了腐敗的領袖,不把牧養當作服事,只當作職業,也是一大悲劇。第二類的危機,比第一類更糟。因為牧人若是忠心良善,便能產生堅強的力量抵禦外來的攻擊;但是牧人若是一個毫無負抯的雇工,則外來的仇敵就很容易滲透進來,破壞羊群。所以,教會最幸運的事,莫過於有一位像耶穌基督那樣的牧人。──《每日研經叢書》

 

【約十16「我另外有羊,不是這圈裡的;我必須領他們來,他們也要聽我的聲音,並且要合成一群,歸一個牧人了。」

    “將來要合成一群,歸一個牧人。”或許也可譯為:“將來都會合成一群,而只有一個牧者。”合一的事實並不是指所有的羊被迫圍入羊圈;而是指所有的羊都聽從一個牧者,只跟隨他,不是指教會組織的合一;而是指共同忠於耶穌基督的合一。合成一群並非意味著只有一個教會,一種敬拜方式,一種教會行政系統。真正的意思是指所有不同的教會由於共同忠於耶穌基督而合一。──《每日研經叢書》

 

【約十1718(一)這兩節經文告訴我們,耶穌把他的一生視為一個順服神的行動。神託付他一個使命,他就獻身去完成,即使因此犧牲生命也要勇往直前。只有他和神之間的獨特關係,我們才能說他是神的兒子。然而這種關係,並沒有賦予他為所欲為的方便。他不管必須付上多大代價,始終只做神所喜悅的事。無論對耶穌或是我們來說,我們既然作神的兒女,只有順服神一途。

(二)這兩節經文告訴我們,耶穌常把十字架和榮耀連在一起來看。他清楚地知道,他必須捨命才能完成受託付的使命;但他對神有充分的信心,深信神不會離棄他,也深信他必然會復活。人生當中有一個淺易的原則;凡是有價值的東西,得來均屬不易,即凡事都得付上代價。

(三)這兩節經文告訴我們耶穌受難是出於自願的。耶穌再三地這樣強調。在客西馬尼園他吩咐彼得把刀收入刀鞘。假使他願意,他可以求父差遣十二營天使來保護他(太廿六53)。他也很清楚地告訴彼拉多,如果不是出於他自己願意,彼拉多根本就無權柄辦他(約十九1011)。他並不是惡劣情勢下的犧牲品。他不像牲畜很不情願地被牽去宰殺。耶穌捨命是出於他自己選擇的。──《每日研經叢書》

 

【約十22「在耶路撒冷有修殿節,是冬天的時候。」

    「修殿節」:應該譯為「獻殿節」,是現今大約十二月中旬。這節日是紀念馬加比時代的民族英雄猶大的英勇事蹟,他在西元前一百五十六年從敘利亞手中奪回聖殿,並把倒塌的聖殿修建完成,又在該年的十二月二十五日舉行獻殿典禮。後來就以這一天為「獻殿節」又稱燭光節。這一天的慶典活動大約與住棚節相同。── 蔡哲民等《約翰福音查經資料》

 

【約十23「耶穌在殿裡所羅門的廊下行走。」

    「所羅門的廊」:此廊上有上蓋,可以避冬季風雨,是平日文士講學之地。位於聖殿東邊。── 蔡哲民等《約翰福音查經資料》

 

【約十24「猶太人圍著他說:你叫我們猶疑不定到幾時呢?你若是基督,就明明地告訴我們。

「圍著」:「包圍」的意思。可能有「防止逃走」的意圖。── 蔡哲民等《約翰福音查經資料》

 

【約十24你叫我們猶疑不定到幾時呢?你若是基督,就明明的告訴我們吧!在這項質問的背後,無疑地有兩種態度,一種是誠心誠意地希望知道,是出於至誠的心。但還有一種是以這個問題當作陷阱。藉著猛烈抨擊,套出耶穌所說的話,他們或能以褻瀆的罪名把他交付聖殿法辦,或以背叛的罪名移送羅馬政府定罪。──《每日研經叢書》

 

【約十28人蒙恩得救之後就永不滅亡麼?】

答:人信主蒙恩得救之後,有了屬靈永生的生命,是否會再因犯罪而從恩典中墮落,失去永生以致沉淪滅亡?這是在研究神學上一項重要的論題,也是信徒中所發生長久爭辯的一個問題,我們在此不必多費唇舌,高談闊論,就從聖經神的話語方面來探討,可得一些明確的解釋:

①耶穌親口的應許——「我又賜給他們永生,他們永不滅亡,誰也不能從我手裡把他們奪去,我父把羊賜給我,祂比萬有都大,誰也不能從從我父手裡把他們奪去。」(約十2829)——人有了永生肯定不能再在地獄中滅亡,因人蒙恩得救以後,他就是屬主屬神的人,有了這雙重的保障,誰也不能從主和父神的手裡把他奪去(參三1636,五24)。

「凡父所賜給我的人,必到我這裡來,到我這裡來的,我總不丟棄他。」「差我來者的意思,就是祂所賜給我的,叫我一個也不失落。」(約六3739)——人可能會中途偶然為過犯所勝離開主(參加六1),但主總不丟棄他,保守了他,因「祂既然愛世間屬自己的人,就愛他們到底」(約十三1,參十七12,來十39),所以父所賜給祂的人,一個也不失落。

②使徒們所得的啟示——「因為神不是預定我們受刑,乃是預定我們借著我們主耶穌基督得救」(帖前五9),「就如神從創立世界以前,在基督裡揀選了我們,使我們在祂面前成的聖潔,無有瑕疵,又因愛我們,就按著自己的意旨所喜悅的,預定我們,借著耶穌基督得兒子的名分。」(弗一45,參6-8)——我們得救是出於神的預定,祂的旨意決不更改,使我們成為神的後嗣了(來六17,約一12,羅八1617)。

「凡靠著祂進到神面前的人,成了永遠得救的根源。」(來七25,五9)——基督天天為凡信祂的人代求,因祂是復活生命之主,為人永遠獲得救恩的源頭,是作了更美之約的中保,永不失去(參約十一25,十四16,來七22,九15,約壹二125)。

「我們講得,乃是從前所隱藏,上帝奧秘的智慧,就是上帝在萬世以前,預定使我們得榮耀的。」(林前二7,「預定所定下的人,又召他們來,所召來的人,又稱他們為義,所稱為義的人,又叫他們得榮耀。」(羅八30)「你們這因信蒙神能力保守的人,必能得著所預備,到末世要顯現的救恩。」(彼遷移5)——一切蒙恩稱義得義榮的人,都是父神所預知預定的人,且是因著信蒙神能力保守,不會失去神所預備的救恩(參猶12124,約壹五18,提後二10,參一六一題)。

我們從上面所提的經文看來,人蒙恩得救之後,有了永生的盼望,是不會失去的,就是我們相信所謂一次得救,永遠得救,永不滅亡的,並且這樣得救的經驗,是我們所能確知而得印證,深信無疑的(約壹五13,約一1213,羅八1516,加四67,約十四16,弗一1314,彼前一3423),然而我們不能因有了這一次得救,永遠得救的確據,去任意犯罪,須知這得救的生命,是領受了神自己聖潔的生命,祂是恨惡罪惡,信徒若是犯罪,那是違背了神的生命性情,若是犯罪而不悔改,他在國度,肯定是要收到懲罰的(林後五10,參來九26)。——李道生(新約問題總解)

 

【約十30「我與父原為一。

    原為「一」:原文為中性,指的是「同一類」、「同一本質」。── 蔡哲民等《約翰福音查經資料》

 

【約十31「猶太人又拿起石頭來要打他。」

    「拿起」:「舉起」或「搬來」。── 蔡哲民等《約翰福音查經資料》

 

【約十34耶穌曾說某些人是「神」;這話是什麼意思呢?】

     約翰福音十34記載:「耶穌說:你們的律法上豈不是寫著,『我曾說你們是神』麼。」在此之前,耶穌向周圍的群眾說:「我與父原為一」(30節);群眾聽後就拿起石頭來準備打耶穌,正在這時候,耶穌就說了第34節的說話。群眾當然明白耶穌在第30節所說的意思,是耶穌自稱擁有神的身份;故此,群眾認為耶穌犯了褻瀆神的罪。因為他只是人(他們是這樣看待耶穌),卻將自己當作神(33節)。為要平息群眾的怒氣,以及和緩他們的敵視,耶穌便引述詩篇八十二6;「我曾說,你們是神,都是至高者的兒子。」

聖經是無謬誤的,經上的話不能廢掉;耶穌引述詩篇八十二6,而此節聖經稱某些人為「神」。經文當然不是指所有人都是神,卻只是那些「承受神道的人」(約十35)。某些人蒙神揀選,承認神的救贖真理又行使他的聖潔律法,這些人蒙神賜予聖潔的一面。從詩篇八十二篇看來,有些人曾蒙神揀選,代表神教授及執行他的聖潔律例。但事實上,這些人辱沒了神的莊嚴託付,沒有兼行公義,反偏幫富人,助紂為虐(詩八十二2)。於是,神說他要懲罰這些壞分子。詩篇記載:「我曾說,你們是神,都是至高者的兒子。然而你們要死,與世人一樣,要僕倒,像王子中的一位。」

耶穌援引詩篇八十二6,證明他自己有獨特的身份——神的兒子。與此同時,耶穌又將自己與那些待贖的世人劃分開來。他在約翰福音十35-36說:「經上的話是不能廢的,若那些承受神道的人,尚且稱為神,父所分別為聖,又差到世間來的,他自稱是神的兒子,你們還向他說,你說僭妄的話麼。」換句話說,舊約信徒蒙神應許,進入與神立約的關係,能夠在神家中占一席位。是神收容舊約信徒進入自己家裡,取得這個永恆的地位。但舊約信徒並非靠功德、靠順服,卻是單單靠賴神的恩典。他們的兒子身份,並非承襲自祖宗。(舊約信徒基於與神立約的應許而被稱為「神的兒子,bene elohim其實是指塞特的後裔,而非天使。)

    耶穌自己本是神的兒子,永遠與父神同處榮耀之境,但舊約之下,所有罪人都期待救贖。耶穌將自己與待贖的人識別出來。耶穌自己是神獨一的兒子,蒙神潔淨(意即分別為聖),以備承擔彌賽亞救贖的工作。耶穌在天上蒙潔淨後,神才差派他降臨世界,世界已墮落在罪中,需要救贖主。綜覽整卷約翰福音,其重點均在強調耶穌的獨特身份,是神差派他到世間來(約四34,五23-2430,六38-404457,七1618,八1618,九4,十36,十一42,十二4549,十四24,十五21,十六5,十七31818212325,二十21)。這樣看來,耶穌的確具獨特的身份,施洗約翰雖然亦是蒙神差派往以色列民中(約一6),但施洗約翰本屬￿世界,唯獨耶穌本居於天上,卻降臨到世界。這樣看來,耶穌是神的兒子,因他本來就是神;信徒也是神的兒女,卻出於神的恩典,收納信徒為嗣子。耶穌是神的兒子,信徒也是神的兒女,但耶穌絕不是說兩種兒子身份屬相同性質,讀者切勿誤會。耶穌所言,其實是肯定自己獨特的身份,叫聽眾不用驚訝;與此同時,舊約聖經也確定了信徒的兒女身份,蒙恩成為神的嗣子。

在此補敘一筆,舊約聖經偶然用「以羅欣」(Elohim)指在舊約之下的信徒。以羅欣通常又與國民連用,而稱為某某之子或某民,如:以色列之子,bene Yisra'el亞捫之子,bene 'Ammon;猶大之子,bene Yehudah;巴比倫之子,bene Babel等等。上述稱謂,若除掉bene(之子)也可代表該國或該族人,如Yisra'el'AmmonYehudah。以此類推,bene 'elohim可簡寫成'elohim,而指神子民的其中一員。此外,聖經屢次提及以色列執法者或在上位的人,都是神在地上的代表;以下經節均有這方面顯示:出二十一6,二十二7-827;詩八5,八十二1,一三八1,八十二1下。── 艾基斯《新約聖經難題彙編》

 

【約十35「經上的話是不能廢的。若那些承受神道的人,尚且稱為神;」

    不能「廢」:「推翻」、「使無效」。── 蔡哲民等《約翰福音查經資料》

 

【約十36「父所分別為聖,又差到世間來的,他自稱是神的兒子,你們還向他說你說僭妄的話嗎?」

他是被神分別為聖,去執行一項特殊工作的。分別為聖的原文是hagiazein,此一動詞形態,系由形容詞聖(hagios)演化而來。這個字常常指一個人,或一個地點,或一件事異於別的人,別的地點或別的事,因為凡稱為聖的,就是指它被分別出來作為特殊之用。比方說,安息日是聖日(出廿11)。祭壇是聖壇(利十六19)。祭司是聖職(代下廿六18)。先知是聖人(耶一5)。耶穌說神既然把他分別為聖,他就異於一般人,因為神託付他特殊的工作。耶穌使用聖字,足見他耿耿於懷的,乃是神所託付的工作。

    他說神差他到世間來。這裡所用的差字,可以用來指差派一個使者,一位大使或一個部隊。耶穌並不認為他是來到世界;他認為他是受差派到世間的。他奉差遣到了世界,這乃是神的作為。他所做的工作也是神交付他做的。──《每日研經叢書》

 

【約十40「耶穌又往約旦河外去,到了約翰起初施洗的地方,就住在那裡。」

    「約但河外」:約旦河東,名叫「伯大尼」的地方。── 蔡哲民等《約翰福音查經資料》

 

【約十41一件神蹟沒有行過】“約翰一件神蹟沒有行過,但約翰指著這人所說的一切話都是真的。”(約10:41

也許你對於自己非常不滿,因為你既不是一個天才,又沒有顯著的恩賜,或是特別的技能。雖然你的生活是頂平庸的、你的日子都是平淡無異的。然而你卻仍能活出偉大的、非常的生命來。約翰從未行過神蹟,但是主耶穌稱讚他說:“凡婦人所生的,沒有一個興起來大過施洗約翰的。”約翰唯一的職份是為光作見證;如果人想要基督,他就要甘願只作一個聲音。真的,你我也要如此。

甘願作一個聲音,只能被聽見,而不能被看見。鏡子,因反射榮耀的日光,以致鏡面被隱藏,黎明的微風,在早晨吹起,報告白日將至,一會兒就即將隱逝。作主的工作,也是如此。或許你作的是一件眼下最普通,又最微小的事,絕沒有人注意你、稱讚你。可是不知不覺之間,我們已經作了頂美的工作:撒種,通水泉,領人對基督有正確的認識……。雖然沒有廣告替我們鼓吹,沒有紀念碑為我們建立。然而我的心已經滿足,如果有人——只有一個人也無妨——能說:“他一件神蹟也沒有行過,但是因著他見證的聲音,我們就親自認識了主。”── 江守道《碎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