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约翰福音第七章拾穗

 

注解】【拾穗】【例证】【纲目

 

【约七1「这事以后,耶稣在加利利游行,不愿在犹太游行,因为犹太人想要杀他。」

    「游行」:指拉比和学生到处讲学。── 蔡哲民等《约翰福音查经资料》

 

【约七2「当时,犹太人的住棚节近了,」

    「住棚节」:此节期为期一周,由七月十五开始(阳历九、十月间)。是庆贺旷野漂流时期结束的节日。旧约二十三33-43十六13-15中有记载。── 蔡哲民等《约翰福音查经资料》

 

约七3~5{\Section:TopicID=312}入京守节

   问:主之弟劝主入京守节,此大典也;主对以时未至,窥弟之行也,又潜踪以往,敢问其故?

  答:这节记在约翰福音七章。主的弟兄:()是不信的(5)()所劝勉的是错误的(4)()并非欲主入京守节,不过要祂在京中自炫自己(3);所以,主不听他。并且,主耶稣的死是有定期的(但九26),犹太人此时正伺机杀主(1),主耶稣偶一不慎(),就不能有十字架上的死──这是外邦人的刑罚,犹太人的法子是用石头。祂的弟兄之意以为:主不必怕犹太人,应当趁节期之机,入京显明其大才。这是撒但的催促,故我们的主不听从。第十节更记其他理由。

   我们的主上京不是明去,究也不是暗去,不过似乎是暗去而已。祂自己谨慎,因为犹太人或将在路上杀之,使祂不得入京;这样,则违反路加福音十三章三十三节了。至于祂所以后来又去者:()因为祂的时候已到;()因为祂弟兄去了,祂能安静独往,不受人的注意;()约翰表祂为神,神不能受人的支配指教。这里有个教训:主虽自知应当上京,父未指示祂,祂却待时而动;祂虽上京,究非听其弟兄之言而往,乃是因父命。我们应当效法这个。―― 倪柝声

  

【约七6「耶稣就对他们说:“我的时候还没有到,你们的时候常是方便的。」

    这里“时候”(time)这个字的意思是“时机”(season),是固定的时机。而圣经所指的另一个“时候”(hour)乃是指祂在地上最终的时刻,就是十字架。祂在这里所说“我的时候还没有到”,乃是具有预先安排好之过程的意思。他们说,“把你自己显给世人看。”祂说,“我不能这样做。”祂说:他们的时候常是方便的。我不以为这句话有责备的意思,或者是含有责备的意图。这句话指出祂的情形,对他们是个声明,说出他们并非被呼召来从事于祂所从事的工作。他们可以按一般的方法来进行他们的工作。但对祂而言,证明祂话语的作为之时机尚未来到。祂如何对祂母亲说。“我的时候还没有到。”现在也照样对祂肉身的兄弟说,“我的时候还没有到。”不止这样,祂又解释他们和祂之间的不同何在,“世人不能恨你们。”──《摩根解经丛书》

 

【约七6我们要注意这段经文里独特之处,根据修正本(第6节)耶稣说:「我的时候还没有到。」耶稣时常谈到他的时间,或他的时刻。在其他经文(约二4;七30;八20;十二27)耶稣或约翰所用的字是ho{ra意思是上帝命定的时刻,这样的时间或时刻是不可移动的,不可避免的,必须毫无异议毫无改变地接受,因为这时刻在上帝的计划中决定了有些事要发生。但在这段经文里所用的字是kairos,字义是指机会,意即最适合的时间去做一些事,亦指最适合的环境,我们常把它说是心理时刻。耶稣在这里所讲的不是指上帝命定的时刻还没有到,而是指更简单的事情。他是说现他的机会还未曾来到。──《每日研经丛书》

 

【约七11「正在节期,犹太人寻找耶稣说:他在哪里?

    「找」:此字在约翰福音出现34次,其中有十七次带有「藐视」之意。── 蔡哲民等《约翰福音查经资料》

 

【约七14「到了节期,耶稣上殿里去教训人。」

    「到了节期」:原文是「在节期中」。也许是指节期中任何一天,或是「第四天」。── 蔡哲民等《约翰福音查经资料》

 

【约七15「犹太人就希奇说:这个人没有学过,怎么明白书呢?

    「怎么明白书呢」:也可以译为「怎么会这样有学问呢?」── 蔡哲民等《约翰福音查经资料》

 

【约七15耶稣究竟有没有识字念过书?】

答:当耶稣在节期上圣殿教训人的时候,犹太人稀奇说:「这个人没有学过,怎么明白书呢?」意思是指耶稣没有在什么名师门下受教(徒廿二33),怎么能解释圣经的教训呢?我们晓得犹太人的习惯,他们的儿童在六岁时要进拉比小学念书,耶稣在孩童时期,也受过这样的教育,看祂在十二的时候,曾在圣殿坐在教师中间,受教听道,专心一志(路二4246-49),后来在旷野受试探时,能以很熟稔的旧约圣经话语,来抵挡魔鬼,使它后退离去(路四3-13),之后,到了拿撒勒又在会堂里念圣经,传道教训人(路四16-21),可知耶稣是识过字,念过属地(参约八6),并且祂的教训皆是出于神的智慧和恩言,所以使犹太人感到稀奇而称赞主(约七1617,路二404752,四22)。——李道生(新约问题总解)

 

【约七17「人若立志遵着祂的旨意行,就必晓得这教训或是出于神,或是我凭着自己说的。」

   要晓得神的旨意,有一个先决的条件:就是为的要遵行。神从来不愿意把祂的旨意给一个不准备遵行祂旨意的人知道。许多人寻求真理,不是为的要顺服;许多人要知道主的道路,不是豫备要走;许多人要明白神的旨意,却无心要遵守。因此,一生一世在那里向着空气斗拳,跑无定向的路。还有人把他头脑里所领会的一点真理、道路和神的旨意,作了他属灵的装饰品,唱着属灵的高调。唉!朋友,如果你要作一个讨神喜悦、合乎神心意的人,你必须下一个决心,愿出任何代价,来答应神的要求。因为只有一个受苦的心志,纔能不从人的情欲,只从神的旨意;只有献上身体当作活祭,纔能察验出甚么是神的旨意。─

 

【约七17这是明明说到遵行是在先,晓得是在后,我们越遵行,则越晓得。在神的学校里,最要的功课是遵守,能熟习这一课,其余的自必明白有余。我们若不能遵守,神必不再多教训我们。── 严雅各《犹大书与约翰一书》

 

【约七25「耶路撒冷人中有的说:这不是他们想要杀的人吗?」

这个“因此”(中文圣经没“因此”)表示连续性,说出我们所读过的,以及现在所要思想的,和其前面的内容是紧密相联的。

“耶路撒冷人”指的是其中的居民,而不是官长。──《摩根解经丛书》

 

【约七26「你看他还明明地讲道,他们也不向他说什么,难道官长真知道这是基督吗?」

    这里所用“知道”这动词的意思乃是“获得知识”。所以若是我们把这句话译成,“难道他们终于看出这是基督么?”就更接近他们所说出的意思,这些居民并非在断言祂就是基督,而是试着要解释官长们突然而奇怪的安静。因为耶稣当时已经来到并站在圣殿院子里公开的教训人,等于把祂自己交在他们手中。他们说,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他们已经看出祂就是基督么?──《摩根解经丛书》

 

【约七27「然而我们知道这个人从哪里来;只是基督来的时候,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

    他们有两个意思,头一个意思乃是他们知道祂,第二个意思乃是当基督来的时候,没有人知道祂从那里来。第二个意思是他们当时普遍的看法。拉比教导他们说,基督要突然出现,而且无人知道祂从那里来。这种看法可能出于他们对先知以赛亚预言的误解。当时流行的看法,以为没有人知道祂从那里来。这是他们的信念,因此他们说:对祂我们很清楚;我们知道祂从何处来,正因如此,就证明祂不可能是弥赛亚。因此这个不可能是官长们安静的原因,因为他们必定和我们这些居民一样,知道祂是从那里来的。所以这个说法必须被否定。──《摩根解经丛书》

 

【约七28「那时,耶稣在殿里教训人,大声说:你们也知道我,也知道我从哪里来;我来并不是由于自己,但那差我来的是真的。你们不认识他,」

    大声是很强的一个字,表示祂现在所说的不是细声说的,乃是在强烈感情的催逼之下说出来的。要记得前此的一些事,祂上来过节,在那里教训人。祂曾宣称说,祂教训的权柄不是祂自己的,乃是神的。然后群众之中突然又懪发出对官长们无能的议论,于是耶稣大声说,这是感情的强烈宣泄。一位作家曾经说,他在多年以后写书讨论到这件事时,似乎犹能听见耶稣向他们抗议的语调,这不是小声说的话,祂在殿里……大声说。──《摩根解经丛书》

 

【约七30「他们就想要捉拿耶稣,只是没有人下手,因为他的时候还没有到。」

    这个“就”字。“就”,为甚么呢?是因为祂所宣称的。在整本约翰福音中,作者向我们显明一个事实,犹太人对祂最深的敌意,乃是由于他们以为祂说了僭妄的话了。这件事始自第5章,当时祂说,“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他们接着说,祂把自己与神当作平等。在此,他们以同样的理由想要捉拿祂。──《摩根解经丛书》

 

【约七32「法利赛人听见众人为耶稣这样纷纷议论,祭司长和法利赛人就打发差役去捉拿他。」

    “祭司长”这个称呼不只是指亚那和该亚法,而是指整个祭司阶级,他们都结合起来,而成了一个政治团体。──《摩根解经丛书》

 

【约七33「于是耶稣说:我还有不多的时候和你们同在,以后就回到差我来的那里去。」

    这是另外一个有启示性的“于是”。祂知道,也看见这些人受差而来。我们可以想象有一些群众围绕着祂,以及一些冲突和议论时起时落,有的敌对祂,有的拥护祂。──《摩根解经丛书》

 

【约七3334“我还有不多的时候和你们同在。”这句话是现在式。我在这里,我还要在这里再留一些时候;然后我就要回到差我来的那里去。诚如我所告诉你们的,我之能在这里,是因受了差遣。我不是凭自己要来的,而是受差遣来的。过不久我要回去。祂并没有告诉他们,祂何时要回去。祂也没有告诉他们,祂要如何回去。祂只是在实际上对他们说:我之在这里是按照计划的,是神安排的计划。我因受差遣而在这里,并且我还要留下一点点时候,然后我才要回去。“你们要找我。”这句话是将来式。最后一句话是现在式,“我所在的地方,你们不能到。”不是说:我要往那里去,你们不能到;而是说:我所在的地方你们不能到。──《摩根解经丛书》

 

【约七37「节期的末日,就是最大之日,耶稣站着高声说: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

「节期的末日」:指第七日。
    「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信我的人」:也可以翻译成「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信我的人,请喝吧!」,如果采取此译法,后面一句圣经的话,就要解释成「耶稣腹中流出活水的江河来」。── 蔡哲民等《约翰福音查经资料》
 

【约七37“站着”这字眼,因为当时的教师从来没有站着说话的。教师总是坐着的。可是约翰在此清楚而强调说祂站着。意思是说,祂站在传令者的地位上,发表一个伟大的宣告。

    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这是最希奇的事。请细心注意,人若,注意其普遍性。渴了,注意其并非特指某方面。不管这是一种甚么样的干渴,是属灵上的,是对纯洁与能力的渴望,或是情感方面的渴望;祂向人类的痛苦挑战,向人类的呼声挑战,向一切的干渴挑战。人若渴了”──不管是甚么样的渴──“可以到我这里来喝。祂向着宇宙性的渴挑战,并且宣称祂能解决这一切干渴,不管是甚么干渴。请注意,在第一句话里面,只容纳了两个人。是甚么样的人呢?乃是干渴的人和耶稣。祂的人若这两个字是指一个一个的人。祂周围有许许多多的人,而祂把他们分成几部分,并把人一个个区分出来。若有人,一个个的分别到祂这里来。头一句只能容得下两个人,只有两个人而已。他们是谁呢?耶稣和我。但愿每个人都能为他或她自己说这句话。我渴望的是甚么呢?甚么是我生命深处的呼求?不管它是甚么,基督仍然能对你说,到我这里来喝。祂过去在呼喊,现在照样在呼喊,声明祂能解决人类一切的干渴。──《摩根解经丛书》

 

【约七38「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

    「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出处不详,可能跟箴十八4  赛五十八11有关。── 蔡哲民等《约翰福音查经资料》

 

【约七38“信我的人”──就是听见我呼召又顺服的人,就是带着自己的干渴来到我这里盼望解渴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有多少人是在这一节经文的实际里面昵?没有人知道。假如我听见那呼召而顺服,我的干渴解决了。然后呢?从我里面流出江河来,而它们要流多远?我绝无法知道。因着我饱享耶稣,而从我生命中流出的江河,会使多少人的干渴得着解决呢?没有人会知道。“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以西结所描述的江河,是从祭坛那里,从门坎底下,流通到亚拉巴,那是旷野地。凡河水所到之处,就有生命。──《摩根解经丛书》

 

【约七38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

   我们常会奇怪,常会发急,说:「为甚么我们不能流出活水的江河来呢?」我告诉你,多少时候是因为我们只「受」不「给」的缘故。进来的东西太多了,我们从来不想到应该让它流出去,所以,里面常会停滞,常会发沉。我们应该让我们所得到的流出去,多作见证,多传福音,多作帮助探望的工作,多找事奉主的机会,这样,就会看见圣灵要替你开更大工作的门,要给你更多事奉的恩赐。─《地上的天上生活》

 

【约七39「耶稣这话是指着信他之人要受圣灵说的。那时还没有赐下圣灵来,因为耶稣尚未得着荣耀。」

    “还没有”明显指着某些后来发生的新事。明显指着五旬节以及那时圣灵的来到。耶稣是在想着那件事,就用话语向人启示,圣灵是要在这种新的方式中来到。──《摩根解经丛书》

 

【约七39「那时还没有赐下圣灵来,因为耶稣尚未得荣耀。」】

十字架必须在升天之前,这两者必须在五旬节之前,荣耀的主是圣灵所显示的主题。这主题既经说明,圣灵的讲词才成为完整,况且只有在我们的主升到父神的右边,祂才差保惠师来,祂必须在那里得意尊崇,应许的圣灵才施恩给众人,所以这先后为序的工作,地上的职事,有一定的步骤,圣子必须坐在宝座,圣灵就降下在门徒身上。

在这些话里还有更神的内在的功课,我们有时不明白为什么我们没有领受圣灵?我们生命为什么不能成为导管使祂将活水灌溉,使沙漠般的心灵开花歌唱?如果我们知道圣灵的水流决不是一条小溪,也不仅是一个河道,我们必定兴奋不已,因为这河是从圣殿的门坎流出,涌流不息。

这不就使我们注意,我们多么忽略求主的荣耀?我们还没有完全献上,我们并不满足地过着枝子的生活,我们只可有一个目的,就是要荣耀父神,我们没有这样的心志,所以主不能荣耀地进入我的心,在里面登上宝座,我们的心也没有抬起头来,迎接我们荣耀的王。

── 迈尔《珍贵的片刻》

 

【约七40「众人听见这话,有的说:这真是那先知。

    「那先知」: 申十八15预言将来有位像神的先知出现,犹太人对此预言有三种解释:那先知是弥赛亚、耶利米或先知中的一位。── 蔡哲民等《约翰福音查经资料》

 

【约七52加利利到底有没有出过什么先知】

答:犹太人的官尼哥底母(三1,七50),为耶稣曾想祭司长和法利赛人辨证的时候,他们用藐视的口吻问尼哥底母说:「你也是出于加利利么?你且去查考,就可知道加利利没有出过先知。」意思是说,加利利既没有出国过现在,就更是不能出弥赛亚的,认为耶稣本是出于伯利琚A不是出于加利利,其实圣经明明记载,祂是加利利拿撒勒的先知耶稣(太廿一1146,参约四19,六14,七40,九17),在旧约中的约拿(拿一1),他是加利利的迦特西弗人(王下十四25),与耶稣在世时的拿撒勒很近,可知约拿也是出于加利利的先知。其他如拿鸿,系伊勒哥斯人(鸿一1),据学者耶柔米(Jerome)和一些考古家的证明,其地在加利利的一个小村,靠近迦伯农意即「拿鸿之村」(太四13,路四31),拿鸿可能住在迦伯农,或是此城的创建人,因此而命名为拿鸿之村,所以拿鸿也是出自加利利的先知。另外有人以为何西亚,以利亚也是出于加利利人,如此看来,这一班祭司长和法利赛人,他们轻看加利利,说「加利利没有出过先知。」实为自欺欺人之谈呢!——李道生(新约问题总解)

 

【约七52祭司长和法利客人对尼哥底母质问说:“你且去查考,就可知道加利利没有出过先知”。到底加利利有没有出过先知呢?】

    这些人藐视耶稣,视他为加利利人,其实耶稣不是出于加利利,乃是生于犹太地的伯利琚C

    至于加利利,古时曾出过数位先知:

    一、约拿很清楚地是加利利地区的先知,约拿是加利利的迦特希弗人,该地与耶稣时代的拿撒勒相近,可见约拿是出自加利利的先知。

    二、那鸿也非常可能是加利利出的先知。那鸿自述为“伊勒歌斯”人。据拉丁学者耶柔米的见解,“伊勒歌斯”是在加利利。还有,“迦百农”一名原文是“迦百那鸿”(CAPERNAUM)意即“那鸿之村”,可能“迦百农”是那鸿先知的老家,或该村是由那鸿创建而得名,不论如何,那鸿是出于加利利。

    三、何西阿也可能是出于加利利,因为他是北国的先知,在他的著作中对于加利利地区的古代城市均甚熟悉,甚至北方的利巴嫩均曾描述,可见他生长于北国无疑。

    四、伟大的先知以利亚是在基列寄居的提斯比人,该区也是在北方。犹太历史家谓提斯比在基列地区之内。一说提斯比在北方拿弗他利境,即耶稣时代的加利利境内。

    五、以利沙也是加利利地区的先知,他是北国的“亚伯米何拉”人,该地在约但河西,近伯善地区(王上四章12节,十九章16节)。

    由此可见,这些气势凌人的祭司长和法利赛人,并不熟悉圣经。―― 苏佐扬《新约圣经难题》